1900年八国联军访问中国,要求对义和团实行双规。因为义和团在慈禧担任小组长的满清中央扶清灭洋领导小组领导下,对中国国内的洋人耍流氓甚至杀人放火。满清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慈禧义正言辞地指出这是中国的领土,一不许你们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二你们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八国联军都是一帮农民出身的洋人,相当于文盲不懂什么是法律什么是国家主权,吃饱喝足之后便进攻当时的满清党中央所在地紫禁城。不曾想当时的满清政府已丧失民心党心军心,两万不到的八国联军不会吹灰之力便占领了伟大祖国的心脏北京城。慈禧率领八旗军不得不进行新的长征。

长征刚开始,以慈禧为核心的党中央想想不对啊,长征太辛苦,要爬雪山过草地,还要吃皮带剪半条被子给老百姓,决定实行战略转向,联合八国联军共剿义和团。当时的义和团相当于今天的五毛和自干五。在党中央和敌对势力的联合夹攻下义和团被消灭,义和团领导人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被拉到菜市口砍了头。八国联军与满清签订《辛丑条约》后宣布解散。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当时清国人民强烈要求八国联军留下来别走,好人好事做到底,推翻满清一党专制政权,使清国成为八国的殖民地。于是八国联军召开联军领导人峰会专门讨论清国人民的要求。

英军:一个稳定的清国政府对我们英国海外贸易是有好处的。至于这个政府对他们自己的人民好与坏,我们不是他们,没有感受,故无法评判。

法军:推翻满清政府建立殖民地要搞基建搞房地产办学校,那得花很多银子,将来万一他们闹独立,这银子可就白花了。咱法国不干。

日军:日搞维新,清搞洋务。西化道路上日清两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咱不干涉清国内政。

德军:清国人民有“官府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府”的传统美德。今天希望我们留下来推翻满清政权,明天要我们滚蛋。这种亏本生意咱不上当。

美军: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保护在清国的侨民和商人。只要清国开放口岸同意通商,我们实在是没兴趣占领分割这个国家。

清国百姓:呜呜–,你们就不管我们死活了吗?

俄国:脑子有毛病,这是你们国家的事情我们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帮这个帮那个。

意大利:清国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教你们喊口号吧,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清国百姓:口号又不能当饭吃。呜呜—。

西班牙:大家别这样,清国人民蛮可怜的。这样吧,我问问。清国人民,请问为何要推翻满清政府?听说你们的大儒曾国藩不是屁颠屁颠甘当满族的奴才吗?

清国百姓:哦,对啊,社会精英读书人都甘当奴才走狗,我们老百姓干嘛这么热衷共和民主法制。

比利时:请问清国的社会精英,你们要西方的民主共和制度干吗?

清国精英:当然要,当然想。民主共和体制,我们社会精英就会有更大的发言权和自由度,私人财产可以得到宪法法律保障。这不是明摆着的事。

荷兰:好,既然有理想就去努力去奋斗。

清国精英:可,可我们怕死,想忽悠煽动老百姓去干,我们躲后面,坐等革命成功。所以我们在微信微博办讲座搞启蒙。一旦人民起来流血牺牲闹革命推翻专制政权,新政权稳定后,有文化的还是占便宜。

清国百姓:呸,你们这群文化流氓,贪生怕死,光想拣现成的。

清国精英:你们勇敢你去闹啊,上街去啊。

清国百姓:无耻。吃我一拳。

清国精英:没文化真可怕,只知道动手脚。

两人打累了坐在地上喘气时才发现,八国联军代表早已离开会场。

清国精英:哎,清国人自己都不团结,人家洋人怎么可能帮你呢?

“团结也不帮,横竖也不帮,将来川普当总统也不帮。”美国人回来找东西,却没找到,顺口说了这么一句后离开了。

“没人帮我们。”清国百姓和精英顿时绝望,相拥而泣良久后大喊三声,七窍流血双双毙命。

“汪汪–”,阴暗角落一条流浪狗目睹一切忽然开口说人话:“做条狗不就没事了嘛。”

栗战书今天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我知道后很难为情,对他说:“你真用心。日后我若发达,一定会报答你。”

栗战书不解问:“习总你还想怎么发达?你现在已经在山顶上,党、国家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再往上就是升天了。”

我说:“哦,是啊,我已经发达了。那么,你想要什么?金钱?美女?地位?说吧。”

栗战书害羞地:“习总,我想入常。”

我故作惊讶:“啊,凭一篇马屁文章就想入常。你倒是敢说,我还不敢想哪。”

栗战书闹情绪:“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已是政治局委员,入常只是往上一个台阶而已。只要你习总答应,谁敢说个‘不’字?”

我安慰道:“那倒是。我现在是一言九鼎。你好好干,十九大入常。”

栗战书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去了。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