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毛水妖传奇

你就是绿毛水妖。你用水藻捆住我的翅膀,为的是不愿看我在繁星之间自由飞翔。天使降临的那个晚上,一位执意要把自己当成种子留在大地上的老天使将他的翅膀馈赠与我。从那以后,我就在每个星光灿烂的夜晚,穿越人类的梦境,去到水和空气中寻找宇宙的秘密。我一度触及你的孤独,哦,绿毛水妖,你在漆黑一团的水世界,独自创造着一种超物质的光明。那光明可以穿透人的心灵。而我的心灵是如此黑暗,如此肮脏。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纯洁的星星之间飞翔,会污染整个宇宙,才用水藻捆住了我的翅膀?那就请你给我一对只在梦中飞翔的翅膀,好吗?我将在遇见水和空气的地方折返。我将在梦中获得快乐。而现在,我连哭泣都失去了泪水。自从你捆住了我的翅膀,我就连梦都不会做了。在老天使把他的翅膀送给我的那个晚上,我就意识到,梦和飞翔将是一对孪生姐妹,再也不能分开。如果把梦和飞翔强行拆开,那将是一个悲惨的结局:梦和飞翔会一起死去。昨天晚上,在你还没有来得及用水藻把我的翅膀捆住之前(你是在黎明前才出现的吗?),我做了一个梦。那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梦。我梦见自己赤脚走过一片草原。草原上地势渐次隆起。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出现在我面前。秃鹫在一块岩石上盘旋。那岩石就像我父亲巨大的阳具,勃起着,悬挂在空中。一个月前,我在半夜里被尿憋醒,结果从门缝里看到父亲站在床上,姑姑跪在他面前,双手捧着他的阳具。父亲的阳具给我印象深刻。在梦里,我分不清自己看到的究竟是岩石还是阳具。我在山脚下仰望那尖锐的岩石,兴奋得难以自抑。从灌木林里跳出一只白腹黑背的母猿。它站直身子,向着远方的草原呼唤着什么。不久,远方的草原上传来一声狼嗥,接着,一只白色公狼出现在地平线上。它奔跑。它优美的身条摇曳而来。我赶紧爬上那座突出在半空中的岩石。鹰在岩石上筑巢。晨操的幼鹰歪歪斜斜的翅膀好几次擦过我的头皮。我不能说是走到岩石边缘的,只能说是手脚并用,爬到岩石边缘的。岩石太滑了,光秃秃的没有一根青草或者一点泥土。我一直担心自己会摔下去。一寸一寸地,我爬到岩石边缘,向下望去。我禁不住好奇心的挑逗,执意要看到公狼与母猿在一起能做些什么。它们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抱在一起热烈地亲吻着。母猿撅起屁股,露出她红色的性器。公狼急不可耐地把两只前腿搭上母猿的脊背。它那强健有力的后腿支撑着身体,屁股开始激烈地颤抖。它们交媾时嗷嗷的叫唤声在草原上久久回荡着。就在那时,我感到一阵尿急。目睹了母猿和公狼的那个淫秽场面,我觉得胃里难受。临睡前吃下的那盒饼干像秤砣一样沉重。我决定离开那块岩石,靠爬山运动来增加胃的消化能力。没有一条路通向山顶,我必须在陡峭的山坡上独辟蹊径。海拔越来越高,但我的呼吸却越来越平稳。山路变得越来越陡峭,最后竟变得垂直于地面了,这使我不得不孤注一掷,像只壁虎一样全神贯注地攀援而上。向下返回已经没有可能。只要一松手,我就会滚落而下,会被摔得粉身碎骨。我甚至不敢低头俯瞰脚下。从腰间绕来绕去的云彩可以判断出,我的身子正悬在空中。在这样的高度,连秃鹫都不敢飞上来。就在我进退失据的时候,我看见了奇迹——大自然的奇迹啊!在我的头顶,层云散开,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蓝色的冰川。当时,我并不相信那是冰川。我认为那是蓝色的宝石山,全世界所有的蓝宝石,不管是神话传说中的蓝宝石还是现实生活中的蓝宝石全都在我的头顶砌筑成一座巍峨的宫殿。裸体的美神正在那里歌唱。我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攀上山峰,来到冰川前,触摸到那巨大冰川寒冷的表面。直到那时,我才相信自己看到了世界屋脊之上的史前冰川。在醒来之前,狼首猿身的山神对我说,那冰川的名字叫作珠穆朗玛。

*

尿把红桃K从梦中憋醒。她躺在床上,又一次想起了那具从海底漂上来的女尸。就在昨天下午,海冰浴场上阳光明媚,父亲划着船,姑姑唱着一首很久以前的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荡漾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水面上突然冒出的那具尸体吓得红桃K忘记了歌曲的旋律。青青的水草从那具尸体上长出来,葳蕤得能将整个海面覆盖。在父亲用手蒙住她的眼睛之前,她看到了女尸那美丽的容颜。

“那是个绿毛水妖,”父亲说。“人在水中死去,就会变成绿毛水妖。”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