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多伦多,晴,周三

午前10点,我乘坐地铁到达BLOOD站附近的图书馆,见到了苏珊老师,她如同往常一样教我英语,共计两小多小时,快结束时,谈到加拿大的一项人权和民主奖,她说可由丢波先生推荐,该奖必须有三个人参与荐举才行,她说要马上发电邮给他,请他参与此事,我说此奖有奖金,很好!如得到,可用此笔资金做公益事业,或做学费,到某个大学历史系学习加拿大历史,她说奖金三万加币,相当可观啊,还可以被其邀请到全国各地旅游,演讲,但是我说,比我成绩显著的人很多,恐怕得不到,她说试试看吧!

午时,我和她告别,走出了图书馆,在门前等候格赛娥小姐,她和太太思泰乐电邮约定今日12点与我会面,继续教我英语对话,以前她主动和我约了三次,每次均被我婉言谢绝了,我不忍心耽误她宝贵的时间,她在CPC电台做播音员,我这是第一次等她,不知为何,她竟迟到了十多分钟,后来,她拿着一件红色的旅行箱远远地走过来,并主动和我拥抱,当然,我显得有点不自然,这种动作,在国内的男女之间是难以想像的事情……我跟着她机械地向商业街走去,并抢过她的手提箱,但我发现它很轻,轻得几乎什么也没有,我们在一家西餐厅前止步,临出门前,太太给了我50加币,她说,你要主动付帐,我表示同意,但这样豪华的餐馆令我有些犹豫不决,我怕我带的钱不够。她走进餐馆后说,上次我送她和男朋友戴伟的书法作品很好,他们很欣赏,但不知道到哪里去装裱,才能挂在书房的墙上。太太答应她,此事由我们代办,但不收取装裱费用了。我想,这里和国内不同,人工费太贵了,裱一张字画,单是托底费就要20元加币,几乎和国内全套费用相等{托底和镶框},我们赠送她书法作品,一分钱也不要,还要跑腿去代办装裱业务,花费20加币,心情有点不顺,但太太就是这么慷慨,我也不便多说什么。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