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小女婿的伊朗裔英国同事Bab七月份要回故国结婚,早在三月,准新郎就郑重邀请小女婿去伊朗参加他的婚礼。小女儿闻风而动,向我打听是不是应该在七月份去伊朗一游。我认为不妥,因为:1,七、八月是伊朗最炎热的月份,温度经常高达摄氏四十多度。2,伊朗社会环境不安全,容易出现意外事故和不测状况。3,伊斯兰教社会歧视妇女,作为政教合一的宗教专制主义国家,伊朗尤其如此。不过,尽管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还是留了一个尾巴:如果你一定要去,我就和你同行。

听了我的分析,小女儿消停了几个星期。我以为这件事已经销声匿迹。谁知道一个月后小女儿又旧事重提,而且已经有了结论:我决定七月份还是去伊朗游览。Bab家将帮助我们办理签证,并协助我们安排行程。如果我错过这次机会,也许我这一辈子就永远也不会再去这个国家了。

小女儿有心走遍世界。这一点我早就心知肚明。伊朗的旅游资源居世界前十位,是观赏和考察古波斯文化的最佳国家,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既然小女儿决心去,我当然要大力支持。而且,我也明白,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我这一辈子的确就永远也不会再去这个国家了。我当即表示:好,那么我们就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之所以发出这种豪言壮语,是因为我知道伊朗的签证是多么难搞到手。果然,尽管Bab的母亲给我们全家人都办好了签证授权号(Authorization number),但是我们一家人身处三地,办签证的经历仍然各有不同。小女婿和小女儿在英国倒是一帆风顺。我和妻子在加拿大则遇到了加拿大邮政大罢工,在临行前几天护照才寄到我们手中。大女儿在上海遭遇了最大的困难。由于伊朗方面的大意、失误、拖沓、疏忽,她几度完全放弃了希望,谨祝我们玩得痛快。没想到在出发前两天,她突然绝处逢生,终于拿到签证,然后就匆匆地上路了。

好事多磨,其乐无穷。请看我们一家五口在伊朗游览的有趣经历吧!

2011.7.14星期四:英国,伦敦–卡塔尔,多哈–伊朗,德黑兰

早5点起床,小女儿、小女婿、我和妻子一行四人,乘出租车赴希思罗机场。小女儿昨天下午就在网上办好了登机手续,把登机卡电邮到小女婿公司打印了出来。大大简便和加快了到机场后要做的事情。我们把行李拉到柜台,交付托运之后,就可以安心等候登机了。现代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方便和快捷是古人无法想象的。

伦敦至多哈的班机晚点40多分钟才起飞。到达多哈以后几乎立即就转上了去德黑兰的班机。

晚上7点多钟到达德黑兰机场。出关以后即看到旅行社派来的司机已经在出口举牌等候。小女儿在机场大厅用300美元换了3,000,000多伊朗里尔。兑换处的人既没有告诉她比价,也没有给她任何票据,简直就是一笔糊涂账。小女儿拿到第一摞钱,正准备离开,又递出来了第二摞。如果走得快一点,这第二摞钱真不知道花落谁家。兑换处的工作如此草率,真是滑稽可笑。但是,我们总算有了“一大笔”伊朗现金。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