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还要去镜泊湖畔吗?是的,要去,并且,一定要选在8月11日抵达。我自问自答着。我不是去看风景,不是去吃鲫鱼、鳌花、红尾鱼,而是看望一个21岁的少女。此刻,她正坐在湖边的枯木上,对着那一岸黛色的群山和一动不动的湖水,抹着咸涩的眼泪。她没有住处,没有亲人,只有不幸执著地陪伴她。抬起头,夕阳正在淡去,像开了太久的野蔷薇,一瓣瓣地落着,天地一片凋零。

被冷落的名额

还是大学时代,她就饱尝了孤单的滋味,如今最怕的就是人了。所以,她选择了这个被同学们冷落的名额——镜泊湖渔场子弟学校。当时,连站在孤立她的一方的辅导员都主动地找她谈了话:“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到那样的穷乡僻壤呢?!实打实地说吧,这是留给男生的名额……”

“正因为穷乡僻壤,我才要去,可以远离人群,远离阴谋!”她不知天高地厚地寻思着,“还可以有一间自己的小屋,不被打扰地读书……”一想到书,她的心就软了,眼前出现了那些文学大师:勃朗特姐妹、简×奥斯汀、乔治×桑、司哥特、库柏……那时,她还读不懂陀斯陀也夫斯基、帕斯特尔纳克、乔伊斯、里尔克,甚至连伍尔夫她也读得葫芦吞枣似的,不过,她还是在读,她有着不小的文学偏见,只盯著名著不放。每次寒暑假回家之前,她都从学校的图书馆里借出很多的文学名著。然而,到了家里,总是没读上几页,就发现小妹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的,这是她最受不了的,因为小妹的学习,整个一蚂蚁串豆腐,提不起来。

“瞧你那考试成绩,为啥自个儿没谱?还不抓紧时间看书?!”她抬起了头。

“就不看!”小妹一转身跑了出去,远远地,还回头伸出食指点着她,“气死你!气死你!”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