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当代艺术大型主题展[中国主义]评述

一、“中国主义”的滥觞与解读“中国”

西方波普艺术可以说在安迪。沃荷以后,在当今艺术世界,可谓汗牛充栋。如果说安迪·沃荷的“可乐罐头”、“25个有色的玛丽莲·梦露像”代表了如当代著名思想家让·鲍德里亚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后工业消费社会的典型特征:Hyperreality “超真实”和Simulation“仿象”,更见证了瓦尔特·本雅明的“机械时代的艺术复制品”对艺术的“唯一性”的颠覆。安迪.沃荷1972年将毛泽东的巨幅画像波普艺术化,他对当代政治的波普图解,更对当代中国的艺术阐释,可以说以毛泽东艺术造型为标志的当代艺术的中国主义(China-ism)开始正式进入世界艺术舞台。

何为“中国主义”或当代艺术中的“中国主义”?安东·康定斯基的作品[我不想成为斯大林,我想成为毛泽东],也许是一个最好的注释,抑或反讽?如果说当斯大林作为一个二十世纪屠夫的形象被人类文明社会彻底抛弃时,毛作为斯大林的学生,他对中国人民的罪恶至今仍然没有被彻底清算之时,如今却仍然是西方各大艺术展台乃至拍卖大厅的主角和明星,当我们看到安迪。沃荷的巨幅毛泽东画像高高地挂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大厅里时,你不觉得这是历史的可悲抑或嘲弄?

可以说“中国主义”从她的诞生那天起,就显示出她的荒谬性。如果说中国在2008年“成功”举办奥运会,正式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崛起”的中国,让世人“刮目相看”;那么当代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仅仅因为捍卫作为一个艺术家和公民的基本权利:言论自由和艺术创作自由,而被中国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秘密关押81天,引起西方乃至全世界艺术家的公愤与公众舆论的哗然,可以说在一夜之间将中国政府近年来精心打造的所谓“软实力”化作灰烬。纽约古根汉姆艺术博物馆当代亚洲艺术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蒙露在纽约艾未未12生肖雕塑展开幕式上说: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当代艺术!在人类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全世界都在分享民主、自由、正义等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的普世价值,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经济大国却仍然顽固的坚持专制、封闭、愚昧与愚民政策,与人类文明发展倒行逆施,这正所谓“不是世界文明要挑战中国政府,而是中国政府要挑战当代世界文明”。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