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继续大陆公民社会的现状及发展前景这个话题,我们重点谈教育和民间组织这两块。大家应该还记得,在制度现代化关于公民社会构成的理论中,教育、民间社会同传媒一样,都承担着培育现代公民、弘扬公共理性、实现社会整合的重要功能,也正因为此,它们都和专制体制构成天然的对立。但统治者也明白这一点,他们要做反方向的努力,就是把教育、民间组织死死攥在自己手中,不让它们自由发展。这里边同样生发出一系列奇特的演变,它们深刻体现着中国大陆作为后极权社会和转型社会所拥有的特点。

先来看教育。应该承认,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教育的规模有了很大增长。截止到2009年,中国大陆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23.3%.什么叫“毛入学率”?它是指18岁到23岁之间通过某种形式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和同年龄段人口总数之间的比。23%意味着,在目前中国大陆100个处于18岁到23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就有23个在接受高等教育,这个比例还是可以的,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而十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百分之十几。要说明的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不仅指正规高校,也就是公办普通高等院校的学生,还包括成人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和民办高等教育的学生。目前中国大陆普通高校和成人高校的数量共2663所,高等教育在学者2900万人,这个数字比我们台湾的总人口还要多。大陆的研究生培养同样数量惊人,博士研究生年招生达五万人,已经超过美国,应该是世界第一了,当然也有人批评,说大陆博士毕业生质量在下降,越来越“水”。不管怎么说,这些年中国大陆高等教育的规模有很大发展,是个事实。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