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香港立法会选举,非建制派焦点在能否保住三分之一以上席位,维持对重大议案的否决权。由于这次立法会选举打破了以往建制与泛民的二元形态,加入本土派(包括自决派与港独派)的竞争,而本土派也非铁板一块,不亚于他们与泛民的竞争。这种碎片化情况,实在不容对非建制派的选情抱乐观态度。

然而由于中联办公然插手选举,踩到香港市民的底线,所以投票率达到五成八的新高,加上“雷动计划”配票的效应,最后泛民与本土派的总和还比上届略有斩获。其中值得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非建制派基本上实现了世代交替,这将为香港的民主运动注入新动力。

年轻本土派的崛起

这种世代交替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年轻本土派的崛起,一个是老泛民内部的世代交替。

年轻本土派出现在这八年来本土社会运动中出现的年轻人,例如以保护历史建筑与环境打响旗号的朱凯迪荣获票王;在雨伞运动中“打第一枪”的学运代表罗冠聪以二十三岁进入立法会,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还有“青年新政”中的梁颂恆与游蕙祯。本来最有出头机会的梁天琦则被特区政府禁止参选,否则他将会成为新一届立法会一颗闪耀的新星。

至于泛民本土派内部的世代交替,以最大的民主党为代表,现任主席刘慧卿与前任主席何俊仁都退下,由年轻一代的林卓廷与尹兆坚出战,“老人”则排在选举名单中的第二位,以示举荐之意,也是呼吁他们以往的支持者继续支持他们的接班人。林、尹均当选。而在“超级议员”(由区议员出战而由全港投票)中,也推举新人邝俊宇,在五位当选议员中,取代上一届涂谨申的票王地位。

在选前的民调中,有预示泛民中的民协与工党可能“亡党”,即无一人进入立法会。果然民协的创党老主席冯检基落选,他在去年的区议会选举中已经以细微差距落选。而工党原来三名议员中,李卓人与何秀兰都落选,张超雄虽然民调低,但是因为以往他关注弱势群体形象突出,还获得该区民调高的公民党议员杨岳桥的让票,终于保住席位。

冯检基、李卓人、何秀兰在九七前已经活跃在香港政坛近三十年,但不愿急流勇退,李卓人在二○一一年的区议会选举中,已经输给一个二十六岁的中国大陆新移民,然而一直没有警觉到自己时代的过去,没有大力栽培新人而险遭“亡党”。

年轻人谱写立法会新篇章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人事上的世代交替,而是思维上的世代交替。

例如五位现任、前任民主党主席出来挺他们的参选人,有正面作用,也有负面影响。正面作用是继续吸纳他们的支持者,负面影响是会让年轻选民担心他们举荐出来的新人会不会也承传他们的旧思维、旧作风?

以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来说,我肯定他的贡献,对他的人品也没有疑议,但是那天他在讲话时痛批港独,说港独是反对解放军啊。这让我联想到国民党常常以不接受共产党的要求,中共就会用武力打你的陈词滥调。这种说法,不但港独人士无法接受,主张自决的年轻人也难以接受。李柱铭对台湾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议场与雨伞运动中一些年轻人的激进行动也有微词,强调所谓的“法治”。这种无视“公民抗命”的思维,怎能使香港的民主运动不死水一潭?这正是未来年轻一代进入立法会所必须改变的旧思维。希望年轻朋友们的努力,谱写香港立法会的新篇章。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