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九日晚上,台湾兆丰银行举行重大讯息说明会,指其纽约分行因二○一二年间涉嫌洗钱,被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署(DFS)重罚一点八亿美元(约五十七亿元台币),且须于十天之内缴交。此案一举创下公股银行史上最重罚金纪录。

台湾有八大公股行库,就是由国家作为主要股东,可以决定重要人事。其中的兆丰银行,由中国国际商业银行与交通银行合并而成,是公股银行中从事最多国际业务者。兆丰银纽约分行被控与巴拿马分行之间多笔可疑交易违反美国“反洗钱法”遭美方重罚,兆丰银表示主要是兆丰巴拿马分行在二○一二年间有百余笔退汇交易,然美国分行只通报七十多笔,另有九十多笔退汇没有通报总行。也就是说,这些汇款经纽约分行转汇到巴拿马分行时,有报告美国政府,但是巴拿马的户口却已经是关闭的户口,因此退回纽约分行,再有台湾汇款人转到另外的账户;而纽约分行则认为这笔款项已经上报过一次,就不必再上报了。

由于案子涉及巴拿马分行,自然使人想起维基解密的“巴拿马文件”,其中不但有国民党党产的创投公司,还有一些疑似几位台湾大人物与皇亲国戚的英文字母拼音。事件爆发后,兆丰银以往出现过的不良记录就被翻出来,包括二○一○年在澳洲涉嫌洗钱被警告过;纽约也被查过,罚两万美元。然而看来不但屡教不改,而且款数越来越大,这九十多笔涉及一百一十五亿美元。而在巴拿马的台商据报只有二十家,但是兆丰银在巴拿马有两家分行,这也令人产生不少遐想?

旧政府的问题变成新政府包袱

兆丰银合计海外分支达三十五处,资本总额约新台币七百七十亿元(约二十五亿美元)。但是对比一年内涉案的金额,可见这个涉外管道对台湾的黑金多么重要。在案件爆发后,美国相关单位派人来台湾处理时还是马英九执政,当时主管机关的财政部与金管会的负责人竟然说他们完全不知情。而在今年三月,兆丰银的董事长蔡友才眼看政党轮替纸包不住火而突然辞职,他是马英九担任总统后在二○一○年被聘为董事长的,从此兆丰银就事故不断。而马夫人周美青曾身兼该银行要职,今还有基金会的兼职。

事件爆发,由民进党新政府负责清查。然而因为蔡英文选前已经宣示组织大联合政府,还怕被人说是“政治清算”而低调处理此案。加上行政院长林全是浅蓝背景,长期从事财金行业,所以留用大批马英九政府旧人,包括国营事业的高层。因此在调查兆丰事件中没有利益回避,用旧人来查旧人,甚至用兆丰旧人来查兆丰旧人,所以只查业务疏失,回避洗黑钱的关键问题。所谓查案没有上限,不是黑钱账户的上限,而是行政管理错失的上限,从而引发舆论挞伐。结果明明是旧政府的问题,却变成新政府的包袱;本来可以成为反贪腐的改革突破口,却变成新政府可能与旧政府的同流合污!这是新旧金融帮派的难分难舍,或仅仅是认识上的糊涂?如果是后者而不彻底处理,难免也会形成共犯结构。也由于国民党与中共利益集团相互勾结,其中是否也有中共权贵的黑金?未来会引爆多大的炸弹?

八月三十一日,总统蔡英文开腔此案“荒腔走板、匪夷所思”。虽然检调也已经开启司法调查,然而在旧官僚还占据司法要职的情况下,此案能否水落石出?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