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华将重启密松大坝工程?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主席昂山素姬以国务资政的身份于二○一六年八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访问中国。这是昂山素姬在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之后的第一次出访,而且是先到中国之后再到美国。中国政治界特别重视领导人的第一次出访,同时还重视是你先来还是我先去。如果是对方先来,则是朝拜,是有事求我。正是出于上述的理念,中国媒体认为,昂山素姬此次访华必须就密松大坝工程给习近平和李克强作一个交代,《环球时报》为此发表社评称“只要缅甸围绕密松水电站回到务实的道路上,摒弃意识形态的角度,并且不被西方操纵,那么密松水电站工地重现火热的建设场面应是迟早的事”。

密松大坝工程引人注目,原因有三。第一,工程规模大,被称为是海外的“三峡工程”,其发电装机容量为六百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三百零八亿千瓦时。连同一起开发的伊洛瓦底江上的其他六个大坝工程,发电装机容量为二千一百五十万千瓦,比全国人大批准的三峡工程的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还大。第二,工程投资额为三十六亿美元,由当年李小琳负责的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全部承担,并由中国的银行担保,由葛洲坝集团负责建设。大坝建成后,缅甸方面将获得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和每年百分之十的发电量,其余百分之九十的发电量将卖回中国。大坝工程运转五十年后,移交缅甸方面,中国承担全部经济风险。第三,伊洛瓦底江是发源于西藏高原的亚洲一条重要河流,而且又流经地震多发地区,国际上多关注。二○○六年中电投拿下密松工程,二○○九年开工建设,和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没有任何关系。李小琳没有料到的是,密松大坝工程遭到当地民众和非政府组织的极力反对。二○一一年九月三十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在缅甸国会宣布搁置密松大坝工程。时隔二十四小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敦促缅甸进行商讨,保证中国公司利益。李小琳认为有中国政府向其盟友缅甸军人政府施压,工程肯定要复工的。葛洲坝集团的施工人员和机械设备一直坚持到二○一三年三月。目前现场只留几位看守人员,看守已经建成的部分和没有撤走的机械设备。

昂山素姬是有备而来

在吴登盛作决定之前,昂山素姬于二○一一年八月十一日发布了关于密松工程的请愿书,批评密松大坝工程的环境报告不透明,下游的保护措施未提前规划和公布,相关法律法规未严格执行等等,要求重新对密松项目进行环境评估。一个月之后,昂山素姬与吴登盛会谈,她表示坚决反对密松大坝工程项目,并提出搁置项目的要求。吴登盛顺应了民众和昂山素姬的要求。

当年中国媒体是这样描写和评论昂山素姬的:缅甸及西方各路反坝力量还是乐此不疲地反对密松水坝建设。缅甸宣布搁置密松水电站之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随即表示欢迎。顽固支持缅甸反对党民盟及其领袖昂山素姬的美国非政府组织“美国缅甸运动”更是近乎狂热的宣称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此次昂山素姬来华访问身份不同,不是反对党领袖,而是执政党领袖、权重一身的国务资政,但是她理念不会有变。关于密松工程她是有备而来的。在昂山素姬访华的前一个星期,缅甸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对伊洛瓦底江的水库大坝工程包括密松工程从环境、社会和经济影响进行评估。《环球时报》显然对这步棋一无所知。访问期间昂山素姬在北京回答记者关于密松工程问题时表示,刚刚成立的调查委员会的职责就是找到妥善解决方案,自己目前并不能给出答案,显示出一个政治家的智慧。后来在和习近平的会谈中及两国联合发表的新闻稿中,都未再提及密松大坝工程。

将被长期搁置的鸡肋工程

密松大坝工程的命运将会如何?笔者预计,密松大坝工程将被长期搁置,理由有五:

第一,搁置工程,对缅甸没有任何经济损失。有人认为,密松大坝工程可以一举解决缅甸的缺电问题。尽管密松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比三峡工程好许多(一个奇怪的现象,国有企业在国外造大坝工程,单位投资都比国内工程低许多),但其电费仍然是缅甸人无法承担的,所以当初的计划是把电卖回中国,留给缅甸的百分之十的发电量是对水库淹没土地等的赔偿。

第二,密松大坝工程运行五十年后交缅甸方面,对缅甸没有实际经济好处,这在缅甸反对意见中多有提及。西方国家一般把大坝工程的使用年限定为五十年,五十年之后的使用,是再投资的结果,不在经济效益计算中考虑。特别是水轮发电机组,其使用寿命不会超过五十年。中电投的老总陆启洲说,密松水电站设计寿命是一百年,因而并不存在五十年之后移交后不能继续使用的问题。还好陆总没有引用江泽民或者李鹏的话,三峡大坝的使用寿命起码是一千年。

第三,缅甸成立调查委员会,重新对密松工程的环境、社会和经济影响进行评估,这个工作需要很长时间。参与评估工作的专家将是来自第三方的中立者,总体评价将是负面的或者需要更多的后续调查。其实由马世骏任组长、侯学煜任顾问的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环境组对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结论就是“弊大于利”。后来由方子云等生态环境二组组长,才将结论改为“利大于弊”。

第四,缅甸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仅二○一六年就发生了三次六级以上的地震,最近一次是八月二十四日,昂山素姬刚结束访华的第三天。陆启洲称密松大坝是安全的,建设标准能抗九度地震烈度,比紫坪铺工程高出两个等级。而事实上,汶川地震震中烈度达十一度,高出建设标准四度!中国四川地质队总工程师范晓不久前撰文指出,汶川地震与紫坪铺水库的蓄水活动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水库诱发的小地震触发了汶川八级大地震。

第五,目前中国西部地区电力严重过剩,过剩的发电能力相对于两个三峡工程,随着后续几个大工程投产,过剩规模还要扩大。中国想方设法以大幅度低于国内的价格将多余的电力卖给越南等邻国。在这种情况下密松工程百分之九十的电力回卖中国根本找不到市场。如果密松工程开建,对中方也十分不利,经济损失只会更大。

如果中方能把西部地区过剩电力以缅甸可以支付的价格卖给缅甸,即可以部分解决电力生产过剩的问题,又可以帮助缅甸解决电力供应不足的问题。因此,长期搁置密松工程是中缅双方最好的出路。中电投在密松工程上的几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将成为担保的中方银行的坏账,最后经国务院一笔勾销,由纳税人承担,这就是李小琳常说的“她的能力”。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