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白,少时忘年交。结识他时,适逢平反冤假错案热潮的1979年冬,其方从公安部秦城监狱平反归来。他是因在湖北省委王任重领导时期、秘书长任上执行刘少奇、邓小平“三自一包”路线坐狱的,后“联产承包”路线再次推行,他自然获得平反。

那时,久闻梅白大名,他五十年代即是省委书记王任重的副秘书长,在省委《七一》杂志以“龚同文”的笔名发表文章,超前传达毛泽东准备推行的方针和路线,是全国知名的“笔杆子”。他既是文官,又擅文学创作,发表杂文、诗歌小说多篇,1954年又和郭小川一起创作过电影《土地》,由北影张水华导演。可自他执行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后,本该高升的他回了老家,从省委副秘书长任上下放到黄冈地区任副专员,后“幸遇文革”,瞬即逮捕失踪,后闻关押在秦城监狱。

当时他夫人李芳在五·七干校当干部,儿子梅小武是我小学三年级班上语文老师。在所有老师中,就数他教风最为活泼,讲起课来,满口的武汉腔儿,眉飞色舞,课末总来几句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全家服毒自杀的故事。这样,我未识梅白,却和他儿子先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