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贞德,这位法国最了不起的民族英雄,力挽百年战争狂澜的传奇式人物,与愚昧、专横、恐怖的神权统治搏斗的殉道者,划破中世纪漫漫长夜的曙光般的伟人,虽只活了短短的十九年华,却以其划时代的功绩和描绘不尽的战斗精神,在人类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篇章。因而,她不只是属于法国的,而是属于所有国家的;她不仅是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人道主义的象征,而且是光明、文明、真理、正义的化身和人类真善美的楷模。所以,几百年来她成为作家、艺术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等文化精英取之不尽,汲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和思想宝库。

就戏剧来说,莎士比亚、席勒、肖伯纳等大戏剧家都为我们描绘了贞德的不朽形象,留下了流芳后世的灿烂诗篇。那么,在他们之后,我还能作些什么呢?又能说出什么新鲜的东西,添上有意义的一笔呢?

我以为构成客观世界的万事万物之所以绚丽多姿,生动活泼,就因为我们对它的认识没有穷尽,也不可能穷尽;倘使穷尽了,它的生命也就停滞了,完了。同样,我们对贞德的认识也不会穷尽。伟大艺术家的杰出之处就在于他比任何人更能精深博大地深入到她的心灵深处,独具慧眼地揭示她灵魂的本质,栩栩如生地描绘她的形象。然而,每一个时代、每一个艺术家、每一位战士都能从她身上找到时代精神、创作灵感和战斗力量。这就是我写贞德剧作的一个原因。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