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攀:王尔德鸡奸社会事件

Share on Google+

王尔德终究不是个庸俗的凡人,他在挑战社会中名声鹊起,也因挑战社会身陷囹圄。但保守的社会终究用一个多世纪的争议成全了他。他那似乎因放错了地方而富有争议的生殖器本来应该像大卫科波菲尔一样出名,但它终究在娼男淫女的鄙视中随时间自我痿靡。

王尔德是个极度不了解自己的人,天赋的声望使他蔑视一切,而平庸者的崇拜又使他飘飘然。没有人能抵御上帝递来的大烟,哪怕他是王尔德。当然王尔德不会也不愿抵制,一切诱惑都是美妙的享受。当比斯的菊花第一次为这个从不拒绝尝试的男人绽开时,上帝诡异地默许了这种实验,并把这种快感传递给了英国。王尔德先生的菊花盛宴一次次盛开在雾气霾霾的伦敦,当剧场里的人们拼命为他的剧作鼓掌时,他却微笑着操弄了整个英国。

每个枷锁被打破前都会有些跃跃欲试摸索打开的人,虽然大多数人的下场悲惨,但因为悲惨却铸就了他们的不朽。王尔德是以高傲的姿态面对那些芸芸众生定下的规矩,他喜欢挑战包括伦理在内的一切。在文学艺术上的挑战成功使得他以另外一种高傲的姿态挑战伦理,他的本性就是用来尝试与挑战的,他天赋的机智和幽默纵容了他的性格,无尚的声望在此时也充当了怂恿的角色。在遇见年轻英俊而伤感的布斯时,已入中年的王尔德先生被紧紧吸附住了。但这个布斯却不是木匠的儿子或者马夫的弟弟,他是代表英国社会的传统贵族,与王尔德的交往使布斯和他的父亲昆斯贝理侯爵子父失和。昆斯贝理侯爵公然斥责王尔德是个”鸡奸者”.王尔德在布斯的怂恿下控诉昆斯贝理侯爵诽谤不成反被以有伤风化罪劳教两年。王尔德鸡奸传统贵族代表的英国社会事件由此而来,并因此而起的争论荡漾了一个多世纪。

而王尔德出狱后放弃了与儿子团聚继续选择与布斯在一起更是对这场战争的强硬回应,两年的苦难没有使他低下高傲的头颅,他的挑战终究孤傲而悲惨地结局(几个月后他与布斯分手),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他的名言——“我提供给你们的是你们没有勇气去犯的罪”。

在王尔德勇敢的挑战之后,这个社会将面临越来越多的鸡奸者。一直伪善的道德和宗教慢慢现出了孱弱的原形,容忍的尺度被不停的鸡奸行为越撑越宽。有时候,越是主流的东西就越可疑,被权贵粉饰了太久的意识一直是用来镇压的暴力工具。没有人知道未来的准则是什么,鸡奸行为作为一种尝试始终饱受争议和打压,一路走来的哥白尼/伽利略/尼采/王尔德,无论最终被阉与否,他们都勇敢地勃起了自己的人性欲望,在社会忍受了疼痛感觉到快感之后,关于鸡奸的尺度和准则就再一次的被改写。社会不停的被鸡奸,准则不停的被改写,但是人类基于历史对于天才的容忍却始终没有最大化,自卑和自大的人性使得大多数的自卑者不得不以暴力维护自己努力维持的自大,天才这个词本身就预示着被摧毁的命运。社会进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鸡奸行为实施的进度,而且在鸡奸行为实施的同时又有无数的意淫者跃跃欲试。尺度就是用来撑大的,法律就是为了打破的,道德的虚伪性就是为了证明的,无数的鸡奸者痛并快乐着。而这个社会,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一方面装B教导一方面纵欲享乐,既渴望被鸡奸又害怕被曝光。其实王尔德鸡奸社会事件是无解的,因为没有一个恒定的尺度去衡量评价,任何与之相关的言论都只能是探索性的。每一个人都是行走在道路上的王尔德,当勃起的欲望升腾时,谁能保证不发生鸡奸行为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