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时代的另类档案

Share on Google+

读罢汪建辉的短篇合集,许久未敢置一词。

面对一个同时代人的文本,几乎是第一次有了失语的惊惶。我甚至无法确定,这些文字究竟应该如何界定其体裁。小说?散文?抑或哲学随笔?毫无疑问,他在讲故事——这些几乎是用真名真姓的灰色人物,用极端诡异的叙事结构,用十分形而上学的题目,所建构的一种奇异文学,明显是这个时代流行文本的一个另类。

现代汉语的新小说实验,始自于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郁达夫先生所创造的一种独特的文学形象——畸零者,我似乎在汪建辉的笔下,重见了这一边缘人物的当代版。又或者说,卡夫卡式的虚构和象征,所呈现的彼代生活的荒诞与荒谬,又在我们所处的此代畸形盛世复活。无论时光如何流转,这些代复一代的被莫名审判、欺侮和扭曲变形的城堡中人,一直在我们身边穿越着……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6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