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小说,但不全然是虚构,我们曾经这样生活。

一、考古发掘畅想曲

远处的雪山在柴达木灿烂的阳光下闪耀。地处盆地边缘的劳改农场那纵横交错的农田已经泛出淡淡的青色。远处的青新公路上偶尔驶过的卡车后拖着长长的灰土尾迹,久久不散。

三中队这一群穿得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劳改犯,正在干活,要把长着芨芨草、骆驼刺和枸杞根的戈壁荒地变成亩产千斤的大寨田。地势凹凸不平,凸起处与低凹处的高度差有二米。一些人用十字镐在高处把土挖松,另一些人用手推车运土。要想把这块地改造成能灌溉耕种的农田,有大量的土方活。实际上政府并没指望这块地打粮食,平坦的地面多的是,之所以选中它来造田,是因为工程量巨大,可以在播种后一时找不到其它活儿的农闲季节让劳改犯们有事可做。尤其是这些新来的文化大革命中进来的犯人,不能让他们闲着,娇惯会出坏毛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