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是对母亲较眷恋的民族,也偏爱歌颂母亲。我想,一个真正有人性的母亲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缺点有个性的女人,这些母亲的光荣与权力无关,与某些意识形态无关,更是与某些被称为“祖国”的什么国家无关。

我曾认为,在中国近代能被称为“伟大母亲”的女人只有秋瑾、林昭、王佩英、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等一批思想者、探索者,社会进步的殉道者,是她们用血肉为后来人铺上一条路,让人们能行走向前。

后来,我接触到了一些普通的母亲,回顾她们的一生同样感动着我,我开始觉得普通的母亲也一样地闪烁光芒。

此时想到陶潜的“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难免有许多感慨。

我写下的就是这样的一位母亲,她已离去十年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