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说,第一次看见他时,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他个子高挑,瘦骨嶙峋,整个人仿佛就是一具活着的木乃伊。他头发蓬乱如枯黄的杂草,细窄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的黑框近视眼镜,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总是睁得出奇地大,大得与整个瘦仄的脸颊不成比例。人们都觉得那双眼睛本该没有那么大,是因为有过某种十分可怕的经历,受了某种难以承受的惊吓,才变成那个样子的。因为那大而无神的眼睛深处,总是闪烁着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极度恐惧。

“人们说的没错,我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

许多年以后,他向我讲诉了自己的故事。他说他是一位逃亡者,也是天安门六四事件的幸存者。那年他躲过了对他的搜捕,趁着夜色泅渡过江,来到香港,又在有关人员的帮助下,飞到大洋彼岸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来。

“我是为她而来的。”他紧抿着嘴唇,表情异常凝重。

“她是谁?”我好奇地问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