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诗歌志

在中国诗歌界,无论是“七0后”、“中间代”的横空出世,还是“女性诗歌”的兴旺、“完整性写作”的倡导,都无法绕开黄礼孩这个名字。毫不夸张地说,有黃礼孩这样认真的写作、踏实地做事的诗人,是广州之幸、更是诗歌之福。正是出于主编黃礼孩对诗歌与人之关系的深刻体味,才造就了中国第一诗歌民刊《诗歌与人》。

来广州的诗人,设若没到过沙河项一带,不是说遗憾、至少也是失色的。《诗歌与人》编辑部,就隐藏在沙河项广州画院八楼一个简陋的房间里。1999年底,黄礼孩在这里创办诗歌杂志《诗歌与人》,在十多年后的今天,其重要性已水落石出,作为当代最重要的诗歌类民刊,这个评价已然获得公认。沙河项由此而来,成为一处新的“诗歌麦加”。

在此之前,广州的“诗歌麦加”不在这里,而是在老牌诗歌民刊《面影》哪儿、在主持它的诗人江城身上。说到广东诗歌,不能不提《面影》;说到《面影》,不能不提江城。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国内诗歌界,《面影》是南方诗坛一面引人瞩目的旗帜,对现代诗歌影响深远的《诗歌报》那些年在提及民刊时肯定要提到《面影》。而江城,是让这面旗帜飘展的那个人。因此,江城和《面影》,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