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老面兜”绰号的由来

赵荣海屯的百十头羊都成了村民熬过饥荒的果腹之粮,羊倌赵宝财也失了业。但他依旧住在羊栏的茅草屋里,所改变的只是他不用再每天一清早就起床挨门逐户去聚拢羊群,然后赶着羊群去草滩上让羊去“啃青”(即让羊吃沾露水的青草)了。现在他每天要同其他社员一样,当听到挂在村口老榆树上的那口铁鐘撞响了,就要拿起锄头之类的农具走到大队部的院子里,听生产队长派活。赵宝财虽然已经是十八大九的小伙子了,但除了会放羊之外,可是一天农活也没有干过。与赵荣海屯其他的青壮年劳力相比,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半拉子”(东北农村土话,既是半个劳力)。所以,生产队长派活时,只能把赵宝财分配到妇女队里去凑个数。所得工分也只有青壮年劳力的七成。赵宝财并不计较工分的高低,天天能和姑娘媳妇们一道干活,倒正如遂了他的所愿。中国有一句成语叫“秀色可餐”,还有一句土话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间的蕴意大约就是这个含义。但农家活并不复杂,熟悉几天之后,赵宝财再干起活来就得心应手了。但生产队长并没有把他抽调到青壮年队里去挣高工分,依旧让他在妇女队里做个人人都可以吆喝的男仆。事实上赵宝财就是妇女队里人人都可以支使的男仆。锄地时,屯里有名的快嘴吴二婶吆喝一声:“小羊倌,我累得不行了,剩下的这半条垅你帮我干完吧。”赵宝财一声不响地就去替快嘴吴二婶锄完她剩下的半条垅。割麦时,靠近他右边的刘家小媳妇只要悄声告诉他一句:“你的麦茬要向我这边吃进三寸。”赵宝财依然不声不响地就自动向右边吃进三寸。当割到地头快要休息时,那个姑娘媳妇落在了后边,妇女队长也会吩咐道:“小羊倌,你割完了去帮某某某接一截。”赵宝财也只能在别人都休息时,他独自一个人闷头继续去割麦子。

赵荣海屯的妇女队长叫刘玉蓉,是屯里公认的第一美女。她不仅相貌俊俏,而且性格活泼开朗。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就像个男孩子一样。刘玉蓉是上中农刘老贵的三闺女。刘老贵是刘善举的亲侄,也是赵荣海屯的老户了。解放前刘老贵家有几十垧土地,刘老贵本人也是屯里有名的庄稼把式。刘老贵家从没有雇过长工,只是在秋收时雇过几个短工,几十垧土地的春种夏锄,都是自家几个劳力打理,所以,土改时给刘老贵家划定了上中农成分。

按说在赵荣海屯,刘老贵家只能算是个团结对象,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紧的年代,刘老贵家的人是不可以担任屯里的重要职务的。但是刘玉蓉为什么能当上赵荣海屯的妇女队长呢?这就和赵荣海屯的党支部书记吴强胜有关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