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

返回野马市途中,我在省府金城逗留了不多的几天。那正是五一劳动节前后。我去拜访那位当编辑的校友。在他的府上,他就我的《左公柳》稿子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先是肯定了若干优点,接着指出了两个致命的硬伤:其一,作者通过自己的人物的命运,要说明什么?掩卷而思,百思不得其解;其二,总共写了十几个人物,但只有一两个人物称得上有个性,其余的人物很难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对于他的意见,我心服口服。始信写小说,光有生活不成。何人无生活经历?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小说家?显然不行。所以说,体内有没有文学细胞十分重要。以前我也写过许多稿子,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这就证明我不是一个能写小说的人。威威是可以的,可惜她不肯动手,当然她主要是没有时间从容写作。

编辑先生大概看出我有点沮丧,便鼓励我说,《左公柳》里面有些片段,单独的看,是够水准的散文。这对我是很大的鼓舞,心想回去就搞散文创作吧。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