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眼见的边界能够决定行为边界的认知是可以依靠的,我们可以在它的基础上衍生出很多有趣的东西。

比如,二农民刘三娃儿刘季就是刘邦小时候肯定很被刘老二的田产欺负,所以最后他的帝国的边界没有止境,荒山处处埋男儿,马革裹尸是最奢侈的泡影。同样,如果闰土能够成为国王,他会把天下的柴灰或牛粪卷走,让每一片土地都成为西瓜地全民餐餐吃西瓜而不得米饭牛肉烙饼馒头面包。而阿Q的出息就是打倒小D和王胡,把所有的小女子送进尼姑庵让所有的尼姑庵成为皇家后宫。别笑,闰土和阿Q虽不入正史,刘邦、洪秀全却都是铁样的事实。

比如二逼文艺青年一朝登上天安门,北大图书馆受的窝囊气不找到出口真的不行,焚书坑儒就在所难免,天下的读书人都要被烙上兽印被踢翻在地再被踏上一只铁蹄永世不得翻身。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