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乞丐

这一天对于他们——()、月之艮、)(——来说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肚子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月之艮从此后成了一个残废。)(算是惟一一个受益者,()被判刑之后,文化公司暂时交由)(管理。
月之艮多次拖着一条断腿找到)(要求重新与她确定恋爱关系,但是都被)(断然拒绝了。她随手丢给他100元钱,说:“你回去吧,不要再来了,否则我找人打断你的另一只腿。”听到)(说完话,坐在地上的月之艮抬起头,这时他看到了她身后站着的五个男人,在那五个男人背后还站着一个双手插在口袋里的男人。
月之艮惊叫到:“你们……你们……你们是一伙的。”
)(说:“不要乱说话。乱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月之艮说:“他们……他们……他们就是那天晚上抢劫我的人。”
)(说:“那也是只能证明他们与你太有缘份了。他们是我才请来的,也只是在五分钟之前才见的面。”
这时那个双手插在口袋里的人从后面走上前来——他的手还是插在口袋里,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这多少让月之艮有了一点安全感。因此他也敢用眼睛对望着他的眼睛。那个人的目光很平静,平静得就像是目光里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那人说:“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说着就将眼睛凑过来对视着他的眼睛。
月之艮这回看清楚了,那个人的目光里面就像是有一团浓浓的飘浮不定的雾,什么也看不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目中无人”。月之艮猛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冷。他打了一个冷颤,想要为心找一件棉衣来穿上——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对抗眼前的这种寒冷——可是去哪里找这样的棉衣呢?根本就没有。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种棉衣。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月之艮在心底对自己说:我彻底的输了。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月之艮的声音小得已经让别人听不见了:“不知道。”
那人说:“老子就是毛反。”他指了指现在处在他身后的五个人:“这几个人就是我手下的五虎大将……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心狠手毒。”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