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医学院标本室陈列异常丰富的人体标本

标本室的门一打开,一股福尔马林气味便扑面而来。
门是保管员替我开的。他本来走在我的后面,见我快到门口,就三步并做两步赶到我的前面匆匆掏出钥匙开了门。保管员五十多岁,衣着有些寒酸,看上去像乡下人。
三天前,我到学院来报到时,院方领导高规格接待了我,专门设宴为我接风洗尘。受宠若惊之余,让我意识到我这个名牌大学的博士后能屈尊到这个地方医学院来对他们学院来说无疑是喜从天降。的确,象我这样学历的人,没有愿意到这小地方来的。只要稍微有点背景,多半会留在母校任教或分到省里的大医院里做外科医生去了。可惜,我一点背景也没有。
席间,院长向我夸耀说,他们学院的人体标本比我母校还要丰富。我知道他这样说是希望我能留下来安心工作。说实在的,对于一个做解剖的人来说,充足的人体标本还真是一个很诱人的条件。只是在内心深处,我打心眼里厌恶做这行。要不是找工作遇到了点困难,我是绝对不会到这儿来做这种成天与死人打交道的事的。其实我的专业是临床外科,并不是解剖教学。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