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一个人的八九​六四纪事――纪念八九六四25周年

Share on Google+

题记:又一次回忆。[自由写作]的约稿,使我得以花时间又理了一下整个过程的记忆,是零散的,但对我对历史应该都不无价值。

每一个人记录,历史就会立体起来。

1

我是1988年秋季入学的研究生,我考的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文艺学专业,当时住在恭王府,离天安门广场不到20分钟自行车车程。

1988年五四前后我到北京面试,我面试之后,花了半天时间一个人端坐在广场纪念碑石阶上,每下个方向坐半小时,我强烈的印象是,天安门竟这样矮小,甚至有些破落,有点像生产大队的大队部。

我们一代一代人,小学第一课,就是我爱北京天安门。

2

1989年元旦,我在日记本上写了一首诗歌,我记得有两句诗,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来,这两句诗像谶言一样,惊现在六月初的夜晚。

天空起火了

孩子们快跑

每一个星星都变成枪眼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9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