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闲暇,整理旧物打发时光。前天翻出个紫檀木匣,拂去灰尘,抽出顶板,取出酒盅,放在掌心把玩。这酒盅造型古朴,内胆白如瑞雪,细如羊脂,沿口一圈金彩,熠熠生辉,外壁暗红底色衬托喷薄欲出的两条金龙,更有数枚金锔子,巧妙穿插在纹理之间。高举过顶可见外底青花大篆书款“大清乾隆年製”。手捧着这酒盅,几十年前的往事一一再现……

我老家在京东中赵葡村,我爹在村里杀猪宰羊,进城摆摊卖肉。买卖做起来了,在城南租了间房,全家搬进城里。姐姐上学方便,我爹也不用天不明推小车赶路了。

我爹年轻时练过八卦掌,单、双、顺三势母掌,绕圈走转,那套天干八卦耍起来,常赢得阵阵喝彩声。武场上最易结交豪杰,结交的哥们最讲金兰之好。只要友情契合,便各用一沓儿红纸,写上自己的姓名、生日、时辰、再添上祖宗三代大名,就成了金兰谱。放在天地牌位前,焚香叩拜,齐咏誓词:虽非同生,但愿同死。经过这样的仪式的把兄弟多亲如骨肉,后代子孙也会成为世交。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