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隔着水面要把他唤回
鼻尖抵着鼻尖的气息

在他的身形里有很多蜂箱
有蜜蜂采着花粉往里进去
再往里就是他的经堂

这傍晚的蝉鸣是怎样的活
成你的经文
这尘世上的云要绕过你蠕动的
嘴唇

那些附在我身上的光影
越远越看见这些
静穆的 树叶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