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和当代艺术存在的问题相比,作为一种现代框架之内艺术思想的流动,时代给予了我们以极其繁芜、驳杂的线索,而以艺术观念的冲突之中,所包含的对于人生及信仰、生存和死亡、现象与本质的思考,则又会因为个人的独特性而呈现出迥异和不同的状态,因而要探讨社会全局中艺术和现实的关系,就首先要去面对来自群体和日常生活之后某种具有隐蔽意识的存在力量。

而又因此,和已经过去的历史相比,当代艺术并不是作为衬托性的背景形象,而成为我们所要探讨和阐释的焦点,是因为当代艺术以一种确切存在的内在质地,从而使得我们必须要以全身心的投入来校验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尽管从来就没有一种现成的或着眼于批判性的理论体系,来指出当代艺术在本质和社会现实之间既冲突又相互依托的关联,但无需强调的是,我们暂时还没有可能从其它地方,来获取对于艺术最真实的和最直接明确的实践。因而,也正是在此涵义和层次之中,如何对当代艺术切入社会主体的步骤、方法和实例加以论述,并使之呈现价值的多重属性,则有助于我们在领悟艺术的方向之时,也同时反观我们自身充满困惑的存在,并又依靠情感的意义,厘清并把握表象和内涵的充分形态,使之具有思维高度的契合。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