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日晷(三)

Share on Google+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我觉得我死了比活着要好,活着有众多的不自由,有众多的限制,非亲历的东西不能瞎说,但大多数情况下,那些阴谋和阳谋产生的高层建筑,我是无权越雷池的,而我所知实在有限,或者只能把我猜想的部分呈现出来。麻烦真是多多。

我死了,但又非真正的死亡。我还有幽灵,幽灵是活的,幽灵不吃不喝,用不着乞讨,用不着为吃穿发愁,……物质性的累赘没有了,我来无踪,去无影,可以上天入地,穿墙过壁,可以地面上奔跑,走路,慢慢走,快速走,随意……可以飞行,飞过沟壑,飞上山崖,巅峰,河流,震撼灵魂的著名大S形河湾,充满中华民族命运神秘玄机的阴阳八卦图河湾,乾坤湾,清水关,苏亚湾,河曲,壶口瀑布,十里龙槽,秀延河刻蚀得像最恶心的龌龊龋齿烂牙的龙槽河道,像是他妈的蛇蝎的洞窟窿,生殖腔道,弯弯曲曲的,烂掉的渣滓,结成的锈粉,齑末儿,千年的刻蚀,万年的蚀腐,坚硬的岩石令人作呕,恶心得黏液一般,鼻涕,精液,肺腔分泌出来的物质……什么肮脏都看不见了,都飞过去了,空气不管咋说要干净得多,透明的,再浑浊也能耀见对面的事物,不管是狼是人,没有关系……蛟龙也没有关系!我的臭皮囊在世间走动时没有看见过它的真面目,我死了,我的幽魂总该得见天颜吧?我不相信会找不到它,它总不可能是无形的吧?它总有现形的一天。显形,显影,药水里……硝酸银溶液里显出美影……除非它跟我一样,也已经死了,成了鬼了……它不现形的话,可以这样解释。它即使成了鬼魂,蛟龙鬼,你们活人看不见,我这个幽灵还能看不见吗?它怎么可能逃出我的法眼?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0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