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九日至七月八日,在台湾访问十天,足迹遍于台北、新竹、高雄等地,接谈的人士不下百人。可临近访问结束时,悚然发现,接谈的几乎皆属绿色背景,明显蓝色的似乎一个也没有见到。

七月七日,在民进党中央党部拜会秘书长林佳龙先生和中国事务部主任赖怡忠先生时,我止不住以一个“怨妇”的口吻自嘲道:“这几天的台湾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一个国民党也没有见到。”莫非国民党在台湾成了稀有动物,有人的地方就甭想看到?或者国民党在台湾根本已经绝迹?

不值得大陆人寄望

访台的第一天,一大早我们去访问立法院。台联立委和民进党立委先后热情接待了我们,国亲两党的立委则一个人影也不见。朋友私下告诉我,主办者曾试图与国亲立委联络,请求拜会他们,可惜人家不赏脸。此后数日,好几个朋友先后与国民党方面联络,却始终未能见他们的一根人毛。我四十多年都没见过国民党一根人毛,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吗?不见也罢。闭门自思,错在“朕躬”,怨不得国民党。去年国民党前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大陆祭拜黄帝陵时,我曾写了《你们谁去陕西把黄帝陵给我刨了》一文扫其兴。今年连氏夫妇再访大陆,我又写文章说这是连夫人选美小姐习性发作。想必这两篇文章都把国民党的同志开罪得不轻。更为关键的是,国民党正仗吁共产党吓唬台湾人民,准备夺回“失去的天堂”,一个来自大陆的异端分子,想必还是不见为上。连战访大陆,所到之处,夹道欢迎,表示大陆人民厌弃了共产党,就像古代中国人借赞美夏商周三代以否定当朝一样。这次到台湾走走看看听听,深感国民党确不值得大陆人民寄望。这家百年老店根本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现任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因有“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之壮语,颇得大陆异议人士好感。台湾绿营朋友谈起马氏的个人修养,也多有褒言。可是在历次事关台湾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马哥却一向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保守分子。

马英九的保守反动

林佳龙先生赠阅大著《做对的事,把事做对》,其中有《龙马大战》一节,写○三年与台北市市长马英九在公投问题上的一场论战。“事实上,公投在民主国家是基本人权,只是国民党政府限制台湾人民的公投权利,立法院也长期立法怠惰,台湾才迟迟没有公投法,人民也无法行使这项基本人权。”马英九先生居然指摘公投是大陆的“文革”!佳龙先生写道:“马市长的一言一行大家都有目共睹,从解除戒严、国会改选、总统直选到公投,马市长在每个关键时刻都是站在保守反动的一方反对改革。”另有台湾朋友告诉我,在废除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煽动颠覆罪上,马英九也曾经是反对派。最近大陆泛蓝联盟成员因扯国民党党旗和中华民国国旗纪念六四而被抓,泛蓝联盟曾向台湾“正蓝旗”马英九主席呼救。结果是,连台湾绿党的人都出来声援了,而“正蓝”的马主席却始终不见动静。

必须扶助大陆民主

有人可能会说:“一趟台湾行,人家不见你,你就把人家一个党给骂了,党主席也给骂了,还是古人说得好,甯得罪君子,别得罪小人。”你要这样论断我,那你就是小人之心了。我不是因没见上国民党而心生怨怼,乃是以我特有的方式提醒国民党,要想继续在中国和台湾的政治江湖上混日子,不在中国大陆民主自由大业上用功是混不下去的。你们想借力共产党“赢回台湾”?做梦去吧。独不见今年香港七一乎?北京一个人都没来。香港的曾荫权它还顾不了呢,还能顾得了你台湾的国民党?

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