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时所有的回忆只有“饿”

二十八年前,当唐蓉揣着借来的一百美元和天真烂漫的美国梦首次踏上这片土地,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美国第三大党自由党在科罗拉多州的主席,更没有想到自己会作为自由党的代表被提名参加美国参议员竞选。她满心盼望的不过是怎样学好英语完成学业,怎样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怎样在新大陆成家立业。这个活泼倔强的四川姑娘不懂政治,她只有从小到大飢饿贫穷的记忆和在中国“被管来管去很不舒服”的逆反心理,“到美国就自由了”,她兴奋地想。

唐蓉出生在一九六四年的四川成都,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刚刚告一段落,可是对于普通的中国家庭这并不等于“飢饿”已经结束。“我们一大家人每个月只有两斤肉的限量,饿得没办法就自己养兔子,可是兔子养大了总有感情……后来我舅舅就抓耗子来吃”,多年以后唐蓉回忆,“来到美国以后我最喜欢逛美国的超市,那么多眼花缭乱的商品啊,看着就享受”。唐蓉在中国的全部记忆几乎就只有“饿”,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学校灌输给她“崇拜毛主席”的狂热。毛泽东死的时候,唐蓉十二岁,她以为“天都塌下来了”。不过她很快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中国恢复高考,可以考大学了!要想成为配给相对优越的“国家干部”,唐蓉们唯有考上大学一途。终于,她如愿以偿考上了复旦法学院并在毕业后留校成为大学教师。

后来在美国有人对唐蓉说,你其实天生就是一个LIBRATARIAN,只是你以前一直不知道而已。唐蓉确实不知道,那个时期的她也还根本不懂何谓自由的真义。可是她天生是一个四川人,“人家都说我们四川人是第一个反抗的,也是最后一个投降的”,唐蓉笑言。唐蓉天性活泼开放,在复旦的时候,大家都叫她小辣椒。可惜党性很强的系党委书记很看不惯这棵小辣椒的张扬。“你怎么可以去和学生跳舞?”“你怎么可以…”……这样也要管,那样也要管,唐蓉实在受不了了,她觉得她在中国再也待不下去,她必须逃。

廿年一觉美国梦

经过一段时间的曲意伪装,唐蓉终于“改善”了跟党委书记的关系,获得同意赴美自费留学。“刚到美国的时候很苦,英语不好,上课都要录音才能勉强听懂,两年以后才能跟上课堂辩论。然后结婚、生孩子、带孩子、跟先生去香港工作、再回美国工作……这么多年都是围绕着生存和家里人打转,没有考虑过政治,直到2000年我突然被公司解僱”。刚收到解僱通知的时候唐蓉懵了,但也就是被解僱以后唐蓉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时间,她一边尝试建立自己的公司,一边开始学习美国的民主政治。正巧有朋友介绍她去给一位州议员做实习助理,她在这里遇到许多游说团体,不由得开始思考:这么多游说团体都是各个利益集团僱佣的,可是我们普通美国公民没有金钱也没有时间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这件事给唐蓉刺激很大。与此同时,她在社区委员会服务,并担任了特许学校的父母管理委员会的主席。所谓特许学校,是介于公办学校和私立学校的一种政府拨费但交由私人经营的学校。类似唐蓉的许多父母由于不信任政府办的学校,宁可将孩子送到父母管理委员会可以自主选择教材和选聘校长与老师的特许学校。唐蓉就亲自解僱了一个不能让父母们满意的校长。这些基层管理经验大大鼓舞了她“自治”的热情。

唐蓉原本因为小政府的理念加入了共和党,并且两届投票都投给了小布什。可是小布什这八年她看到的却是政府越来越扩大,政府介入教育,政府监视公民……于是她怒而退党,夫妇俩一起改宗自由党,开始积极参加自由党的活动。2012年她成为自由党全国代表的一名赴拉斯维加斯参加自由党全国大会,并担任了当时自由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GARY JOHNSON的地区协调员。2013年,民主党控制的科州谋划立法将枪支弹匣从三十发限制到十五发。唐蓉大为震惊,认为这样单方面的不公平限制是违宪的,是对守法公民的巨大威胁,她义愤填膺地走进听证会去作证。她对听证会说,我是从中国来的,我到美国来是寻求自由;在中国,人民不能够拥有枪支所以政府可以为所欲为,而美国是自由的国家,为什么你们现在反倒要限制公民的权利而不是政府的权力呢?你们对美国民众讲不要有枪是为你们好,听上去怎么就像中国共产党跟我们中国人说的话一样呢?随后她在NATIONAL REVIEW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回顾了她一九八九年在电视上看到的天安门:中国市民跪求士兵不要向学生开枪。她问,如果中国也有《第二条修正案》,如果中国人民拥有枪支,那么我们除了跪下是不是还有其他选择来保护学生呢?这个故事对美国读者颇有震撼。2014年,自由党州委员会鼓动她参选州议员,对自己的英语流利程度尚无足够信心的唐蓉被“赶鸭子上架”到处去做活动。每到一处,她告诉听众她在中国的经历,她为什么要来美国,又为什么要参加美国的竞选……她收到许多热情的掌声,也收到了6.4%的选票——作为一名与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竞争的新秀,这已经是很不俗的成绩。2015年她在州党部做了几个月MEMBERSHIP DIRECTOR后顺利当选科州的党主席。今年三月,她又顺利获得自由党科州参议员候选人的提名,十一月的投票将见分晓。在竞选活动中她对选民感慨道“我到美国经过二十几年漫长的路程以后,才清醒过来,才在政治上成为一个自由思考的人。你们以前不知道我,因为我以前还在睡觉…”

Lily4liberty.com

醒来的唐蓉斗志昂扬,她制作了自己的网站,到处去演讲。

她主张有限政府,她认为政府的角色应当是保护个人权利和自由,保护私人财产,保卫国家安全。

她坚信个人权利至上,个人只对个人负责。

她反对政府加税来弥补负债,她主张用消费税取代所得税。她反对政府主导医疗健保。

亲见中国市场自由化后高速发展的她相信政府应该完全放任市场自由,政府在经济领域唯一的责任是保护产权、裁决纠纷、确保合同得以执行、为诚信贸易提供保护。

她坚决捍卫持枪自由。她赞成大麻合法化。

身为第一代移民,她希望改革现在这个合法移民不得不比非法移民等待更漫长时间的移民政策。

她支持强大的国防和外交不干涉。她认为美国应当撤销对专制国家和神权国家的军事和经济补助,换以自由贸易。

莫将美国变中国

唐蓉是在中国出生和长大的,成年后才来到美国。在中国大陆,普通人没有参与政治决策的可能,但是这不等于他们不会形成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政治思想。唐蓉在中国大陆的经历对她现在的政见显然有极大的影响。

她说,“我很爱中国人民,很爱中国文化,很爱我们中国的语言。可是我们的制度不民主不自由。我们从小被洗脑要爱党,从小被教育要服从,从小被告知个人奋斗是可耻的。我在美国加入自由党以后越来越体会到,个人自由才是最崇高的。我的权利,不是国家和政府给我的,而是我天生拥有的,谁也拿不走的。可是,今天的美国却越来越像昨天的中国。今天的自由党就像以前的共和党,今天的共和党就像以前的民主党,今天的民主党就像以前的共产党。整个美国越来越左。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人士已经渗入了民主党,美国政府现在做的事越来越接近《共产党宣言》,这是很可怕的趋势”。唐蓉将美国政府这个左拐的趋势比喻为“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地调整,美国人民浑然不觉。

虽然美国仍然是自由世界的领袖,可是这样发展下去会怎样,唐蓉很忧虑,她不希望她满怀希望来到的国家(美国)再变成那个她已经逃离的国家(中国)。“那样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我们不能回中国,我们也不能去同样在社会主义化的欧洲和澳洲。假如美国沦陷了,我们将没有地方可去,我们的孩子在这里,我们只有这个国家可以奋斗”,她觉得她有责任,为美国的将来,为下一代的将来,捍卫自由。“美国两大党都腐败了,所以我们自由党要站出来捍卫美国宪法的精神。我们这个党虽然还很小,但是成长很快。小政府大自由的概念,相信从政府管制一切的中国出来的移民都会有共鸣,我希望大家都来支持我”。

许多中国移民都还在忙于生计,美国华人在政治上还是一个很薄弱的少数族群。唐蓉出来参选联邦参议员,也是希望给华人和华人后代作一个榜样,“我们已经是美国公民,我们需要关注美国的大事”——没错,因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政府的决策都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而任何政府,都永远不可以信任。

文章来源: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