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运关注着国内的民主战士。

我们曾经跟联合国酷刑委员会的专员(奥地利法学家努瓦克教授)直接联系(德文),商量他到达北京访问时提出哪些政治犯名单,怎样对付公安部和监狱干部的虚假表演和遮掩花招。当时这些都是保密的,不可能公开报道。

多年来,我们也不断举办纪念活动,向德国议会和欧盟议会说明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向所在国家的青少年开展讲述六四真相的讲演和画展,去年六四参加我们的音乐舞蹈活动(配以幻灯和文字,还有诗朗诵和死难者家属的讲话以及基督教牧师的祷告等等)的青少年,几乎都是高中和大学的在学学生,人数高达千人以上。绝不是个别学校个别小班的规模。幻灯中,中国监狱中的犯人形象和德国青少年冲浪休闲的形象形成强烈的对比。

去年我们的团队决定提名为高瑜女士申请国际人权奖。但是在国际的竞争中,没有成功。国际竞争的因素不太简单。高瑜的案例有很多的特点,但是与其他国家的案例比较,其他案例更加血腥和痛苦,而且高瑜女士已经保外就医,……虽然没有成功,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国际舆论中中国民主运动人士被提名,被介绍,就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今年我们提出的人选是伊利哈木教授。最新消息传来,伊利哈木教授已经进入候选人名单,(共四人)。现在还没有最后入围,已经是一个重要的进步。申请的过程就是一个关注的过程。申请一个人,带动一大片,引起国际舆论关注着中国,关注着中国的民主战士。

成功的因素比较复杂,当然首先是国内的人权状况,其次是国内民主战士的情况,另外还要进行国际的横向比较,还有就是奖项发出者的基本宗旨和国际战略考量。比如,欧洲方面的奖项,就会更多的考量欧洲的处境。通过奖项的颁发,向国际社会发出哪些政治和道义信号。

每一次申请都需要大量的翻译工作,全部是英文和德文的材料,还要不断地与相关的国际机构保持联系,把材料发给相关的议员、机构领导人和游说人士,不仅要有外语的表达能力,还要有相当的游说能力。而且最好是持续保持联系,保持熟悉的印象,才能产生足够的信任。我们大家商议和决定人选,然后开始文字翻译工作,实际的联系、介绍和游说工作,(费良勇先生的太太)邹海霞承担了很多的具体任务。许多默默无闻的工作,繁忙而繁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国内的民主运动是理想主义的奉献,为国内民运事业争取国际关注也是理想主义的奉献。

全德学联负责人 民阵副主席 彭小明
2016 9 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