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二月画展》和油画《人》

Share on Google+

(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演讲)

蔡楚按:

1979年春在成都草堂小学举办的民间画展作品,展现了“被那个时代扭曲的人性、在苦闷和痛苦中挣扎的痕迹。”揭示出毛泽东及帮凶的反人类罪行。

人被工具化,生命被漠视、践踏、甚至灭绝,是中共起家和建制中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不高扬人权的价值观,不分清文明和野蛮的界限,不对文革及各种政治运动进行反思,并在未来立法对毛泽东及帮凶的罪行进行追查,就对不起无辜死亡的亿万中国人,就不能实现转型正义,中国的和平发展也不会顺利。

油画《人》

油画《人》

老友丁香于2005年11月在民主中国网刊首发文章《〈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中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确,当我们回首往事,才蓦然发现,生命对于我们,已经有很大一部分悄然远去,再也不能回来了。”(http://minzhuzhongguo.org/FileData/148issue/148ssj2.htm)

《二月画展》由四川一批民间画家筹办。时间:1879 年2月7日,地址:成都市草堂小学。“展出作品100余幅。有油画、水粉画、水彩画、色粉画、版画、速写、人物写生等。第一天观众就达300人次。展出期间总计有2000余人观看了画展,并留下了宝贵的意见,给予画家们热情关注和鼓励。展出时间长达13天,于2月20日结束。

“展出的主要作品有:油画《人》、油画《墓地上空》、水粉画《华表坍塌了》、油画《挡不住的阳光》、油画《梦幻》、油画《被扭曲者》、油画《华夏日月》、油画《沐浴》等。这些作品受到观众的极大关注,给人们留下很深的印像,作品展现了被那个时代扭曲的人性、在苦闷和痛苦中挣扎的痕迹。同时展出的速写和人像写生、真实地再现了那个年代人的精神面貌,直率地表达了人的痛苦和被痛苦挤压得麻木的表情。”当年,他们是一群经历曲折,在压抑和痛苦中从事绘画的青年画家。其中有:苟乐嘉、邱克、路万景、刘伦剑、谢山、刘正伟、陈卡琳(女)、熊北琴等。年龄最大者34岁最小者19岁。

后来,主要筹办人苟乐嘉说:“一年以后,在四川省展览馆展出了青年画家高小华的《为什么》,画面上二个‘红卫兵’仿照罗丹雕塑《思想者》作沉思状,两人之间有一挺吊盘机关枪,满地子弹壳;程丛林的《某月某日。雪》,将画面置于学校门前,刚刚结束武斗的两派学生,胜利者耀武扬威的正在接受失败者垂头丧气的投降。两副油画表现的主题基本上是武斗造成的结果和产生的困惑,提出了‘反思’的需要。客观地说,上述两位画家所表现对文革的反思是极其可贵的。可惜,这样的反思在中国文艺界实在是凤毛麟角。”

这里,值得介绍苟乐嘉创作的油画《人》。油画《人》是成都二月画展上,展出的一幅对人的生命价值进行反思的力作。是画家苟乐嘉以文革时期成都的造反派头头宋立本之死屍为原形创作的一幅见证历史悲剧的艺术品。

1968年,由于宋立本曾身负炸药包,将当时对立的红卫兵成都部队在人民南路高教局临街的办公楼底部炸了一个3米多高的大洞。宋的行动激怒了红成的红卫兵们。他们经过多次跟踪,终于在成都三医院将看病的宋抓获。然后对宋进行了严刑拷打,甚至使出剖腹挖心、挖眼、挑断脚筋,点天灯等残酷手段,将宋置于死地,并游街示众。此事件在当时曾轰动蓉城上下。

苟乐嘉听到宋立本惨死的经过,立即前往署袜街“兵团街工分团团部”,目睹了停放在那里的宋的死屍。等到深夜,又悄悄取走了人民南路贴出一张照片并私下收藏起来。直到1977年底“文革”结束一年后,才将照片找出来,精心的进行了艺术处理,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油画《人》。

从画面的结构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力求通过宋立本这个文革牺牲者,表现当时华夏大地的一系列生命被漠视、践踏、甚至灭绝的惨状。因此,作者通过一堵红墙前摆着的一双腿成九十度笔直躺在那里的死屍,巧妙的以一个“人”字形来寓意当时人的尊严受到践踏的时代特色。同时,作者又通过画中墙面重叠的标语口号中,残留的“万岁、誓死保卫”之类字迹,见证了那个誓死保卫毛主席的疯狂岁月。

作者还通过画面强烈的色彩对比,以及画中死者双手被反绑、双眼被挖、脚筋被抽以及开膛剖腹的悲惨场面,真实地表现了文革时期人性的愚昧、扭曲与残暴。我们从作品的的命题和画面可以看出,作者以滴血的构思,希望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至今,其艺术震撼力仍穿越时空,令人沉思。

还值得对画家苟乐嘉的个人及家庭,在当年的悲惨遭遇稍作介绍。

苟乐嘉,1944年生,四川成都人,曾师从汪子美,邱成久等名家习画。青年时期游历川西乡间市井,画相为生。现为成都理工大学艺术设计教授。成都市摄影家协会美术分会秘书长。

父亲苟怀谦(1897年—1973年)一八九七年生于眉山思蒙镇,一九七三年卒于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毕业于北师大,黄埔军校二期。一生坎坷,为国共两党坐牢,76年人生大部分是铁窗悲剧。

苟乐嘉的父母都是四川眉山县人,大陆易帜时,父亲入狱,母亲因是受管制的反革命“四类”分子而没有工作,只能给人拉车、锤石头、捡破烂养活他们兄妹7人。后来,最小的两个妹妹送人抚养,两个姐姐六一年饿死,五弟也因抚养不起送人,乐嘉被送进了孤儿院……苟乐嘉年仅十四岁,在成都假肢厂做工,就因唱了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被当局打成“反革命”,锒铛入狱。在狱中,他跟著名漫画家汪子美、油画家邱成久学习绘画。苦难的经历造就了苟乐嘉的创造力。

从老友丁香慨叹生命的大部分已悄然远去,又过了11年。今天看来,文革中无论毛泽东还是他率领的红卫兵,其要害就是不将人当“人”对待。为了将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他们将“造反有理”泛滥成暴行,致使数百万生命成为冤魂。人被工具化,生命被漠视、践踏、甚至灭绝,是中共起家和建制中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不高扬人权的价值观,不对文革及各种政治运动进行反思,并在未来立法对毛泽东及帮凶的反人类罪行进行追查,就对不起无辜死亡的亿万中国人,就不能实现转型正义。如果不分清文明和野蛮的界限,中国的和平发展也不会顺利。

2016年9月24日

参考资料:
苟乐嘉:曲径
丁香:《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
罗清和:油画《人》的剖析

阅读次数:11,2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