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似乎一天冷过一天了,我穿了好些衣服呢,但早晨起来还是有些冷啊。这秋天来的,一年比一年快了,窗户啪啪哒哒的响呢,这调皮的家伙,见缝就钻。

幸好屋子里出现了个小宠物呢,他是逃到我们家来的吧?只是我们家有什么好东西诱惑了他呢?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吃荤了呀,他不会顺着香味爬到院子里来吧。我们家有只小猫的,只是她也常不在家呀,整天忙着捉老鼠,功勋不少,但称不上美丽吧,打架脊背上多了好多条伤疤呢,让人看见就有些可怜和讨厌,把自己弄得那么丑,还好意思整天舔舔爪子给自己洗脸呢。我想狗大概断然不会看上她的吧,一来猫狗本就是天敌,依照往常的观念绝不会出现看对眼的情况,依照我行医多年的经验来看也绝不会出现此种情况。不过也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人世间有什么样的情况断然地不会出现?又何况人类尚且不知而且不熟悉的猫狗界?

也未必可知呢,因为这只猫不是凡猫是英勇的猫,是女侠客呢,自古的女侠客可是比普通的男侠客抢眼呢。她未必就是一只没有魅力的猫呢,我还亲眼看见她后面跟屁虫似的跟着好几只杂色猫呢。既然她在猫中有如此的魅力,推而广之,她在狗的眼里也会有魅力了吧,只是不知狗眼是怎么看的狗脑袋是怎么思考的。那放佛是不会爬树的狗羡慕会爬树甚至窜树的猫吧,也放佛是不会上墙的狗也羡慕会上房甚至揭瓦的猫吧。猫总是高高在上的,在狗眼里。然而有的狗由羡慕变成自卑继而痛恨猫吧,所以这一类狗极易因为心理变态视猫为敌人,而且据我所知绝大部分的狗是这样的,有好几次我都见到了猫和狗之间的巷战。只是猫溜的好快,笨狗一来速度实在赶不上猫,二来实在灵巧不过猫,狗爪子狗嘴没处去使呢,只好仰着头不情愿地瞪着狗眼让猫窜到墙头上跑了。但狗中也有软骨头呢,他们的狗眼里可不是这么看的,他们的狗脑袋里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也许想猫是嫦娥呢,在明亮的夜空里,猫飞来飞去,身姿矫捷,来去如燕。狗向来是智障型动物,从对主人的忠诚就可以看出,忠本是对的,但像狗这样的愚忠就不对了,有奶便是娘是对的,但没奶时他的一双狗眼还认你做娘你说愚不愚?于是乎,在这双狗眼里,把猫看成嫦娥也不会是十分稀奇的事吧,如此想来倒有些浪漫,真真地有些佩服他们的丰富想象力哩。

只是,我眼前的小狗是那样可爱的小狗吗?

说其白也不是,说其黑也不是,真不知怎么形容他身上的颜色,恐怕梵高再世也未曾看见过他身上的这种颜色吧。不过毛绒绒得如玩具一样,两只耳朵尖尖的,鼻子和嘴搭配起来如同小猪一样,真奇怪哪只母狗有如此奇异的能力把自己的孩子打造成这副模样,狗不狗猪不猪的。是啊,仔细一看,头像猪,尾巴光秃秃地放佛也如同猪一样。

如此一想,呜呼哀哉,似乎一切的疑问就迎刃而解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遗传吗,我将要成为医学史上另一位著名的人物了,我发现了另一种形式的遗传,这应该是的,按照人类和我的逻辑自然是不会错的。

这只像狗的猪,抑或像猪的狗,不是遗传的产物吗?这在狗和猪的世界里果真将是一个难题,一个尚未被发现也尚未被解决的课题。

人尚不知道狗和猪的世界,不知道他们和她们或她们和他们的世界,这真是一个强烈的美妙的世界。然而这种事情这个课题这个事件是不能单纯地用显微镜去观察的,啊哈,十分玄妙,这只又像狗又像猪的狗的猪或猪的狗。

按照猪的理论或许不是那么胖的东西就是美的,他们每天面对自己肥硕的身体终究会审美疲劳吧,我像一只再自恋的猪也不会百分之百对自己满意吧,生活在童话中的人是有的,但生活在童话中的蠢猪是断然不会有的。猪应该是自卑的,因为大概所有的动物都厌弃他们,这种现象普遍存在而且还会继续存在,这在猪的世界大概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了吧。因为如此,猪真的很自卑了,他们整天把自己关在猪圈里。猪儿们真的很自卑了,他们低着头走路,低着头吃剩饭,吃完了睡,睡醒了吃。自卑的人就顾忌不到什么懒不懒、丑不丑了,他们的随地大小便已经成为排泄的最佳方式了,而且他们在食住的地方也是如此。这在猪的上层已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识,虽然极少数的猪拒绝承认这种共识,但他们也会时不时地那样做,这已经成为了猪的劣根性,而且上行下效,行的相当普遍而且迅速,如此一来猪界就更为其他界看不起了。虽然其他的也并非是干净的屁股倒去指责这些本就可怜的猪们。

按照狗的理论,狗也是有相当的一大段历史与资本去自卑的。自古就有狂犬吠日来讽刺狗的愚蠢。大概从狗戴上这顶帽子后就不敢趾高气昂了,虽然有时候狗也会仗一把人势,但狗的劣根性就在于欺软怕横,没人在后面给他撑腰,他就狗眼看人低也不敢露狗牙摆狗尾巴了。狗是俊杰,他是识时务的,见势不妙夹尾巴就跑似乎足以证明这一点。狗界似乎深为这一点感到耻辱,但狗总改不了吃屎,狗的劣根性似乎也是天注定的。狗的另一个自卑的根源大概就是源自于猫,照我的推断,似乎以前狗是专门拿耗子的捕快,而且相当殷勤,每次捉到老鼠总会叼到主人那里去邀赏,然而主人对于老鼠这东西似乎是不喜欢的,就如本身的我就不喜欢一样。久而久之,这讨厌的老鼠连同殷勤的狗都变得讨厌了。猫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况,猫以其乖巧及敏捷很快博得了主人的赏识,于是乎捉老鼠的捕快一职改由猫胜任了,而且猫似乎干得很出色。本来受宠的狗受到了冷落,他们看到敏捷的猫一定非常痛恨,他们看到乖巧的猫一定非常虚伪,他们恨不得一口把猫撕碎。但他们总也抓不到猫,猫太敏捷了,狗也太笨了,这是一场非常让人头痛难以调和的事情,若狗机灵些,猫笨些,就有一场好戏看了,偏偏这矛盾设计得如此不可调和。狗似乎疏忽了捉老鼠的技巧,这真是轻易地就便宜了猫,于是就演化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其实狗并没有错,耗子没有错,错的是猫,至少在狗眼里是这么看的。狗界一直认定猫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他们抢了狗们的捕快职位。由此,狗是相当自卑的,只是不说出来罢了,有时候他们吠得越响,心理越害怕,因为他们从心里是自卑的,而自卑来自于劣根性,是几乎不需要什么理由的。这样狗倒自卑得安心了,只是有时候抬头看看太阳,还想叫两声。

两种自大的种族是彼此难以欣赏和难以吸引的,但两种卑微的种族呢?或许很容易惺惺相惜吧,这只像猪的狗或是像狗的猪完全可以作为一个证据拿来研究,这是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无论对于猪界还是对于狗界,都将是一件振奋猪心狗心的事情。这标志着两界同盟正式建立的可能性和可实践性,只是对于这种新产品的名称问题可能会有些争议,是叫狗猪呢还是叫猪狗。这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情,因为这会直接关系到两大种族之间的从属问题。叫狗猪的话,很容易会理解成猪界从属于狗界,这也许将对猪界来说是一件奇耻大辱,虽然以前的耻辱已经把猪界的成员练就的百耻不侵了,但这样争面子的事情,那些肥头大耳不会放过吧。叫猪狗的话,又很容易理解成狗从属于猪,狗界虽然已经有这么几件奇耻大辱背在身上了,按理说他们已练得宠辱不惊的一身好功夫了,但一旦想起来当年猫抢走他们捕快的名头又不禁愤愤来,狗界领导一致达成共识要这只猪不猪狗不狗的猪的狗或狗的猪姓狗。然而在我看来两界之争实在是件徒劳的事情,因为我尚没有弄清这是不是一种猪狗混合物,如果是的话,他们猪界和狗界再去争也不迟,到那个时候我可以披挂上阵为他们主持公道。

不过这只猪狗不像的家伙是不是饿了啊,呜呜地发出猪不猪狗不狗的叫声。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