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翻越高山更困难,隧道成为人类另外的选择。

向隧道深处走,光从背后来,并不困难和危险,心下并不忐忑。待这种光被距离消耗,困难陡增,脚下小心。这时,突然生出时光倒流的幻觉,回落到儿时看坝坝电影的场景。

即使在黑暗时代,人不可以只有吃饭睡觉的需求。月夜竹影之中,听母亲讲寓言、民间故事,是相当惬意的事。我家离宗族祠堂几十步,改成了小学校,留宿的小学老师三、四位。黄桷树盖过大片夜空,隐约了祠堂的轮廓,他们也给精瘦的我和小伙伴们打精神牙祭。

声光电影走入乡村晒场,我们有了更美好的追逐。两根修长的竹竿立起来,一张“裆子”(银幕)高挂,美妙的光影和故事展开,千百人在或露或雾或暑热下仰头观看,如痴如醉。

这种美妙的夜并不多,二、三月或更长的时日才会到来。所以,方圆十公里的村社山道和晒场,都是我们追逐奔赴的江湖。

即使放弃挂面晚餐,也不可惜。我们在那几位老师或长辈的带领下摸黑行走,一会儿攀爬在山顶悬崖,一会儿摸索于某片柏树林及坟场,一会儿穿行着瘦狗狺狺的村庄,一会儿站在豆麦地的土坎,一会儿又游走在水稻田埂……

糟糕的是雨后的夜晚,看着明晃晃的一片或一道,你以为是平坦的大道,一脚踏入,“扑通”、“扑通”,踏进或掉进水坑,脚或全身泥水。更糟糕的是田埂上,一道沟渠,一脚踏空,伤手伤脚,血泪涂地。所以,前方的美好,注定危险处处。

应付的办法,自然是有经验有担当的人走在前面,时时传话于后:

水坑!

水沟!

危险!

小心石头!

多少危险避过。

有时,免不得心生促狭的人,走在前面,将危险隐藏,秘不宣告,害一遍人。这种情形,人皆谴责,或于日常群聚,给予排斥。

人类及其某一社团、及其个体,为了美妙的憧憬,有许多夜路要行

走,多需要人在前面或旁边警示。

儿时,我在故乡的村社山道和晒场,有过很多不乏危险的美妙夜行,那也是一种小小江湖,方圆十公里。当然,这足以让阅历丰富的人们嗤笑,也是应该的。

我在这江湖上得到成人们的赞誉是从沒有厌倦打瞌睡,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赞誉的。我四叔比我略长,他看电影沒有不打瞌睡的,我想,他的享乐并不是电影,而是和大家同行于路上。

我有足够好的记忆力,时时想起那些引领我儿时夜行的人们的姓名:

张传彬、姚德文、黄秉政、周绍文、欧阳德海、欧阳长浩、欧阳长座,欧阳华、欧阳作出、欧阳慧蓉……

隧道将到尽头,光从远方迎来,你只能看见远方的光明,近身却险于完全的黑暗。小心!

于北塔隧道

2016-9-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