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没有多少资格写这篇文章,我也考虑过有人会说我年少轻狂乃至胡言乱语。但此时我的固执于天不怕地不怕的作风又上来了,我还是要写。如果有人看了我写的文章,作文比原来多得了几分,鉴赏水平比以前提高了一个档次,写作水平有所进步,我被口上几顶帽子,被他们骂骂又何妨。

一篇好的文章能给人带来感情上的触动,能给人以阅读上的愉悦感。一篇感人的文章可以是一篇好文章,一篇充满趣味的文章也可以是一篇好文章,一篇思想深刻的文章也可以是一篇好文章,但这些文章之所以能成为好文章的前提是文字流畅,阅读无障碍。写好文章的第一要素在于对文字对词语的把握,次之在于对句子的把握,然后能运用词语和句子准确地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对词语的运用是基本功,小学的造句练的就是这个,当能表达出所要表达的意思时,再考虑用另一个词语或另一种组合另一种句式来表达同一种意思。这就形成了变化,语言的变化会对阅读造成快感,一篇能持续让人产生阅读快感的文章就可以说是好文章了。对于文字、词语的掌握和运用就如同打地基一样,只有文字和词语的夯打好了,才可能写出好的文章了。我现在就有些后悔小时候偷懒没多认几个字,否则现在看书写文章也不用整天抱着个大字典查来查去了。

写文章注意的三个方面:一曰文字、一曰技巧、一曰思想。文字乃立笔之基,技巧就是行文之法了。为什么要多看些例文?是要我们学习人家的行文之法:如何落笔、如何转承、如何收尾,见的多了,自然会琢磨出门道来,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论,到写文章的时候自然能手到拈来。而如比喻、排比、反讽、拟人等“雕虫小技”可作为装饰品装点门面,使文章读起来更生动形象。但以上的只是形式上的,诸如白描、意识流、荒诞派、现代派和后现代派则是风格式的技巧,是艺术表现手法,直接影响到语言的风格和表现力。文学史上的大师多是那些能开创出新的艺术表现手法、扩宽文学领域的人。千年的文学发展到今天已有很多的技巧和表现手法可供选择,如何运用舒适美妙的语言选择行文技巧和表现手法是能否写好文章的一大关键因素。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于培养人广阔视野和正确的思想,一篇文章的内在核心就是其思想。我还记得小学时语文老师让我们做阅读理解题时现让我们划出能表现中心思想的句子,说那就是那篇文章的“文眼”。一篇文章应该有“文眼”,这“文眼”就是我们行文前要表达的思想。只有思想深刻、新颖才能从根本上算的上一篇好文章。但人的思想生来贫乏,只有多听多看多思考,吸取别人的经验教训才能提高自己的思想层次。我认为提高思想层次最直接最有效最快速的途径就是大量地阅读和思考。一个胸中有是本书的人俨然是半个专家了。

好的语言加好的表现手法和技巧加深刻、新颖的思想,就算作一篇好文章了,有时候甚至连技巧都不必要,因为技巧是自然而然的,不必过分追求。

有人说文学之路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但我却没有如此深沉的体会。我觉得写作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创作文学作品也让我感到很快乐,我并没有感到多么艰难。当然,井底之蛙去编百科全书当然会感到艰难。歌德说年轻人千万不要考虑大部头,浪费时间和精力。

有人说文学需要天赋,在我看来,文学里唯一需要天赋的是诗。诗是灵光一现的东西,好诗人都很有灵气,灵感出现的时候比较多,而灵气与灵感确是强求不来的东西。而小说则是各式各样素材的融合和大汇集,考验的是作家的编排和融合能力。即使是写散文也只要求文字和思想,做到形散而神不散就可以了。巴尔扎克刚写小说的时候连他的父母和哥哥都认为他没有文学天赋,然而他硬是凭着每一按十几个小时的勤奋在小说界混出了名堂。各种文章都有自己的套路,熟悉了套路往里面饱饱地塞材料就是了,绝对地需要天赋吗?

以上看法纯属本人一家之言,如有谬误,欢迎批评指正。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