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有人失足落水时,我们冷漠旁观;

见到有人跳楼自杀时,我们当热闹看;

见到农民工被收容时,我们熟视无睹;

见到小贩被城管欺辱,我们默不作声;

见到见义勇为者被歹徒报复殴打时,我们唯恐避之不及;

见到黑窑奴的惨状时,我们连坚持到底的愤怒也没有了。

我们,麻木了吗?

报纸上传来救人者溺水身亡的消息,我们说他傻;听到有人好心扶老太却被诬陷勒索时,我们说他愚;听到有人为小贩主持公道却被暴打时,我们说他笨;听到有人制止歹徒却被打伤时,我们说他蠢。我们怎么了?我们真的是聪明么?

纵然这个社会有种种的不公和无奈,纵然这些不公和无奈使我们曾经激愤的血一次次冷却。但,我们要选择麻木吗,我们要选择纵容吗?要这样那样的丑恶继续在我们眼前发生吗?

一腔腔的热血连接在一起是无限的正义,这股强大的力量可以驱走任何丑恶,可以消灭任何邪恶;但一片片的冷漠连接在一起却是无底的深渊,而当你坠入时,是无限的绝望。

前天有人落水时,你选择了旁观;昨天农民工讨不着工钱痛哭时,你选择了冷漠;今天小贩被城管追打时,你视而不见;明天见义勇为者被歹徒报复殴打时,你一定是不闻不问;而后天,当你受到凌辱受到损害时,人人都如你般冷漠,会有人来帮你吗?

昨天的受害者不是你,今天的受害者不是你,但明天的受害者就一定不是你吗?

邪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多数人的麻木。这麻木,是对邪恶的默许,是对邪恶的纵容!在这麻木里,我们充当了邪恶的帮凶纵容了它的发展,却最终会损害我们自己。

“多年来,我们形成了一种‘代价论’,即为了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一些人作出牺牲是必要的。这种所谓的‘代价论’,不仅造成对罪恶的冷漠,重要的是,为这种冷漠找到了极具理论性和合法性的理由。”(孙立平)——这可耻的“代价论”,这可悲的“牺牲者”,这可耻可悲的“我们”——当对别人的牺牲冷漠与麻木时,同时造就了对所有丑恶的冷漠与麻木。

但我们有理由继续麻木吗?耳光已经扇在我们七旬老奶奶的脸上,非人的虐待已经加到了我们未成年孩子的身上。

我们还要麻木吗?难道这耳光非要打在我们脸上,这虐待非要加到我们身上,我们才肯惊醒,才肯意识到自己的势单力薄,才肯为当时的冷漠与麻木后悔吗?

叫醒所有麻木的人吧,让我们重新热血沸腾。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