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陈丰收最近发了,但也惹上了大麻烦,被公安局找去谈话。

事情还要从主席最近到他的丰收包子铺吃了顿套餐说起。陈丰收当年在山东聊城是高考状元,被首都大学生物系录取,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留在北京,管家里借了点钱,在一国家部门附近开了家丰收包子铺,专门经营家乡的大葱肉馅包子。北京餐饮业竞争激烈,做包子属于薄利多销的行业,要发财不容易。这几年的收入也刚够糊口,勉勉强强地过日子。跟某个高年级的校友毕业后去卖猪肉一样,他觉得自己卖包子很没面子。每逢同学聚会他都不去,先是找借口,后来干脆就不回电,同学们都不知道他的去向,以为他失踪了,日子久了大家也都把他忘记了。

就在这不死不活的时候,一天中午来了个身着便服,干部模样的,很快就被人认出是某位主席,小店顿时炸了锅。食客都惊呆了,只听说奥巴马,拜登,骆家辉经常这样做,从来没见过咱们领导人有这样做过。这次主席的微服私访真是跟往常不一样,食客们顿时感到心里热乎乎的。有的赶紧拿出手机拍照,以最快的速度在微博,微信上发布。

陈丰收也认出了主席。“我的妈呀!”

他赶紧上前招呼主席,“主席您好,欢迎光临!”

“最近生意怎样?你这什么最好吃?”主席热情地问。

“还好,还好。俺们丰收包子铺的山东大葱肉馅包是天下最好吃的。”陈丰收满脸堆笑。他每周都看《就业》求职节目,学会了每句话都提到自己的包子铺,这样好做广告。

“那就要一个包子套餐吧。”主席笑了笑。

“好咧,丰收包子铺的包子套餐一位。”陈丰收高声叫喊。紧接着,陈丰收对主席说,“主席,您请坐,包子套餐马上就来。”

“请问,洗手间在哪?”主席问。

“就在旁边。”陈丰收往左边指了一下。

热腾腾的套餐上来了。主席尝了一个:“不错,很好吃。”

陈丰收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主席的突然造访,他根本没有准备,否则……

主席临走前嘱咐要注意食品卫生。

(二)

“叫啥名?”公安一高级官员发话。

“姓陈,叫陈丰收。”

“你知道食品卫生常识吗?”

“知道。丰收包子铺永远都是质量第一。”

“放屁!你知道吗?主席那天吃了你的包子回去就拉肚子了,诊断是沙文氏菌感染。你小子也够大胆的,主席伤了身子,耽误了国家大事,你该当何罪?”

“不会吧。包子都是经过蒸汽高温消毒过的。再说了,主席平常都是吃特供的,吃俺们百姓的普通饭不适应是很正常的。您知道目前国内污染严重,尤其是北京的雾霾,水污染等等,这些远远不是我们百姓能够控制的。”陈丰收不敢说实话,除非万不得已。

“耍贫嘴?还敢抵赖?我们从主席带回的包子进行了DNA检查核实。在科学面前你还敢抵赖?你知道政府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已经掌握了一切证据,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说,我说。是这样的,包子用肉都是来自江浙一带病死的猪,油也是地沟的,工业人造味素,还有本店特有的祖传秘方。市场竞争激烈,不得不这样做,否则就得关门。”陈丰收一副委屈的样子。

“如厕后有没有洗手?”

“从来没有,都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在俺农村,从小到大饭前从来都是不洗手的,也没犯过什么大病。再说了,我们店小,没钱买洗手肥皂。”

“你,你,你小子胆子够大的,连主席都敢骗。”公安大怒,心想主席也够大胆的,这么脏的东西也敢吃,事先也不派人侦探一下,把自己的身体搞坏该咋办呢?主席也太冒险了。

“不敢,不敢,当时是来不及啊。谁能想到主席会光临我们这个小店?再说了,要是奥巴马,拜登,还有那个整天在中国人面前表演的骆家辉,拉肚子活该!谁让他们整天跟中国人过不去。”

“你小子还想贫嘴?主席走后你都干了些什么?老实交代。”

陈丰收眼珠子在飞速转动,犹豫着是否将全部活动交代。

啪,公安重拍桌子:“你小子想耍赖?”

“我说,我说。”

(三)

主席刚走,陈丰收立刻缓过劲来。

陈丰收让身材高大,长相恐怖的伙计吴松把店门关上。

“大家注意了,今天很荣幸,主席到我们这家小店吃包子。我看到你们有不少人用手机录像。美国有句名言,凡是发生在维加斯的事情都要留住那里,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明白。今天这件事发生在本店,属于小店的版权,请大家自觉抹掉已拍摄的录像,照片。”陈丰收高声宣布。

食客看到吴松眼冒凶光,知道此人不好惹,都赶紧将照片,录像抹掉,但也有的已经将它们送出去了。

将这件事处理后,陈丰收突然想起小时候如厕时读到的一篇故事。内容是某天一飞行员迫降到一小城,当时飞机还是件新鲜事。飞行员到小城的某咖啡店里寻找帮助,小店顿时沸腾了,人们纷纷要他的签名,店主在他走后还将店内的空气用玻璃瓶收集纪念。

想到这,他赶紧让服务小姐把用来装饮用水的大朔料罐的盖子打开,将店内的空气装入空瓶内,然后将盖子关上。陈丰收吩咐关紧点。众人不解,胆大的还将整个过程拍录下来。陈丰收对大家说,“主席呼吸过的空气,非常有价值,大家配合点,别放屁,打嗝之类的,以免有损主席的形象,搜集马上就结束。谢谢大家的配合。”

“唉,这位美女,你有狐臭啊?咋那么难闻?”陈丰收皱着眉头。他从小鼻子就特别灵,比家中退役警犬黄毛狗还厉害。那公狗有一毛病,特色,见母狗就两眼放光,不断放电,还要扑上去。见到女人它也会往前扑,而且专往裤裆那里,显然它也喜欢女人的骚味。有次他路过村边的野地,先遇到富贵哥,闻到一股精液的味道,有点腥,也有点甜,比自己的多了点蒜味。他跟富贵打了个招呼。没走多久遇到寡妇陈金莲,随风也能闻到同样的味道。哈哈,原来他俩曾在一起,但干什么不知道,当时他还不知道性交是咋回事呢。离开村上大学前,他对全村男女谁跟谁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全靠这鼻子。

“说谁呢?你他妈的才有狐臭。”姑娘脸红得一塌糊涂,站了起来,盯着陈丰收。大家闻声都向那姑娘望去。

“搞错了,不好意思。”陈丰收看姑娘愤怒,怕不好收场,更怕出事,赶快道歉。

“不行,你这不是欺负人吗?”姑娘仍坚持着。

“好吧,这包子我算你白吃,行啦吧?”陈丰收想把这事快速了解。

姑娘也不想多留,她的却有狐臭,今早起晚了,没来得及擦除汗剂就出门了。

陈丰收见这事了啦,就赶快吩咐服务员将主席用过的碗筷收拾干净,不能洗,要立即封存。陈丰收还小声对另外一个服务员说,你到洗手间里将一切可疑物封存,用棉签将可疑液体收集样品。真不愧是首大生物系毕业的,做事认真,不放过任何细节,尤其是发财的细节。

陈丰收吩咐将主席用过的所有座椅拿到后仓库,要戴手套。他不想破坏了上面的指纹,DNA等等。好家伙,他把这些当成犯罪现场调查了。没有空气,指纹,DNA,谁能证明这些是真的?他打算将这套家具送到“58同城”卖个好价钱。不对,应该去拍卖行才是。他太需要钱了。

陈丰收将主席坐过的地方用红线标上,说是能够让食客“沾沾喜气”,每人收费50元。他同时吩咐,将主席吃过的套餐改名为,“主席套餐”,88元一套,每天只卖100份。此外,他赶紧通知同学小刘,将主席套餐注册登记,这样可以防止其它不法店家造假,尤其是韩国人,将来能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都说不定。

(四)

主席光临之后,小店的电话铃声不断。陈丰收的手机也一样。他将店里的安保录像复制的几份,而且安放在几个云储存的网站,这样就不用担心会有丢失的问题。

电话可以分两大类,第一类是媒体,都想要跟主席有关的内容,录像。这好办,陈丰收告诉他们,采访可以,每次5千服务费,录像另外给5千。陈丰收早就想到媒体会来,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没收一切录像才行,否则这五千就没戏了。

电话的第二类是定位有关的,而且要坐主席坐过的地方,好沾沾“喜气”。陈丰收拒绝一切定位。店小,订位不来损失很大。他吩咐服务员将电话改成录音自动答话。他打算,将主席位拍卖给春节的慈善活动。陈丰收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从小就失去父亲,是大队长好心帮助了他家,他才能到了镇里读中学,最后考上了首大。不过他总是感到队长的帮助是有猫腻的,比如有几次,他从地里回家,看到队长一边系裤腰带,一边东张西望,慌慌张张地离开了他家,跟黄鼠狼差不多,轻手轻脚,偷偷摸摸的。他进屋后,看见娘坐在炕头边上,红光满面,异常兴奋,像是喝了几瓶二锅头似的,看上去比平时还年轻了不少。他闻到了队长的味道。但他一直解不开这个谜,直到上大学后宿舍的同学进行多次的性息交流,看不少黄片,读了不少黄段,才终于解开了这个谜。但他不想跟妈核实,不想让妈太沉重。

大学毕业后很想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做慈善事业,可是没找到好工作,小店只够温饱,根本没有闲钱去帮助穷人。他很内疚,感到自己在这方面无能为力。

这天终于熬过去了。他躺在床上,睡在旁边的是服务员小张,俩人还没最后确定婚姻关系。小张要等到他买了房才答应。

“看来一起都平安无事。俺们这些地沟油,死猪肉,工业调味都被媒体放大了,小瞧了咱们中国胃。”陈丰收的心安定了下来。他轻轻地哼着当年张明敏的流行歌,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胃依然是中国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胸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清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胃”

“得了吧你。快睡觉吧,今天累死了。”小张推了他一把。

“那倒是,明天我还要去《就业》的节目求职呢。你先睡,我要看看招工的几位老板的背景,排练一下,俗话说,不打无准备之战嘛。”

看了几年的热播电视节目《就业》,陈丰收也想去试一把,除了看看是否有机会,也想看看那位神仙姐姐是否是真的,从网上八卦得知她身上没一处是真的,全靠整容。还有那个饮食节目的美女主管据说连饭都不会做,也不知是什么投资者,据说还是美国的,难到他们不知道美国的几个主要餐饮节目的主持人都是非常能干的?比如,玛莎司徒瓦特,嘉荅,瑞秋瑞之类的,真是瞎了眼了。他想打听一下底细,好让这些人去投资他这间小店。

(五)

“Two,Three,Four,啦,啦,啦……”Bon Jovi的“Born to My Baby”在播放。陈丰收在预演上节目的过程。

他身着西装领带,穿着淘宝买来的新皮鞋,快步登上了通往舞台的台阶。

“各位老师,各位Boss,各位观众,晚上好!我叫陈丰收,年龄24,来自山东聊城。首都大学生物系毕业。很高兴来到《就业》。我的求职方向是企业策划,项目主管。谢谢大家!”

跟主持人交换了几句客套话后,主持人开始发问,“听说主席刚光临了你的包子铺,有这事吗?”

“有的。主席他老人家在百忙之中到俺们的丰收包子铺体验民情,非常难得。俺们也非常高兴,非常激动。”说起主席套餐,陈丰收很来劲。本来有点紧张,现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我给现场的各位Boss带来了丰收包子铺的主席套餐,请各位品尝。”陈丰收向节目助理挥了下手。服务员快速地将套餐送给每位Boss.这些包子用的绝对是真材实料,在外面卖是要亏本的,老板们都是吃客,不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

“皮薄肉厚,味道鲜美,太好吃了。”土豪珠宝的申总发话称赞。

“谢申总。很可惜丰收包子很难跟您的土豪珠宝联系在一起。”陈丰收面对着申总,身子有点向前倾斜,让人感觉他非常专心。

“哪里,哪里,我明年要开车从德国到北极圈,不习惯吃洋人的食品,要是有这包子就好了。你们卖速冻的吗?”申总在认真地说。

“目前还没有,俺这小店哪有速冻的能力?要不申总您合伙投资?”

“你这不是来求职的吗?怎么说起投资了呢?”一大嗓门的在一边发话。

陈丰收转头一看,原来是“好好学习”的董事长,陈浩。

“小陈,你这包子还真不错,能到我们”好好学习“少年派项目做行政总厨吗?”

“谢谢陈总,这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得了,我没问你这些。你要老实交代。那个日本人是咋回事?”公安已经不耐烦了。

我操,连日本人都知道了,看来公安已经了解了不少情况。陈丰收曾在网上看过,北韩的小金访问中国连排泄物都要带走,就是避免中方进行分析,知道其身体状况,家庭遗传史。不过他的DNA肯定被分析过,有什么潜在的疾病都已经知道了。那位日本人一来俺店就要高价收购主席动过的东西,尤其是碗筷。陈丰收有点紧张,担心说出去会有麻烦,他在犹豫着。

“妈的,你小子还想隐瞒,拿下去。”公安猛拍桌子。

陈丰收看这架势,知道事情不妙,便如实交代……

(六)

第二天,来了几个神秘的客人,都是奔着主席用过的餐具而来的,说是他们的顾客对收藏名人用过的东西感兴趣。

首先来的是日本某商社的员工,说是他的老板喜欢收藏名人的物品。陈丰收不想那么快出手,想等等。就在这时,一位来自韩国的鸟叔,当然不是火爆的那位,两人长得贼像,为了方便记忆就叫他鸟叔。鸟叔还没坐下,又来了一位俄国女孩,说是某模特公司的,中文说得倍溜,如果不是高挑的身材,金色的头发,陈丰收绝对会认为她是中国人。这女孩还没介绍完自己,一位自称是小山的,来自美联社的记者也想买这些物品。

陈丰收看到这场面,决定开始招标,50万开始。他让每人将投标金额和联系方式写下,说明天宣布结果。

“然后呢?”公安急着想知道答案。

“这几个人出价都差不多,但日本人说还加上一条,附送一条饭岛爱的原汁丁字裤。你知道饭岛爱已在08年自杀身亡,这裤子该多值钱啊。是变态了点,但我不会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便接受了他的投标。”

“你真把主席用过的餐具给了那个日本人?”公安着急了。

“当然没有,我只不过把某个顾客用过的餐具给了他。我很清楚这东西是不能给他人的。”

“那你把真正的餐具给我带走。要证明不是,老子要你的命。”

当天,陈丰收将包子铺转让给了早有购买意图的金老板,带着两百万和小张趁天黑开着小卡车离京……

【本文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CN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