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庄三面临水,只有一条小路通往镇上,远远望去,就像个猪尿泡。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别庄人都是靠打鱼为生的,他们每天一大早就摇着小船,去镇上卖鱼。在别庄人眼里,鱼就是水里的银子,小鱼就是碎银子,大鱼就是银碇子,他们用这些大大小小的银子换回盐巴、酱油、肥皂等日常的生活用品,日子虽然清苦,但也还过得下去。那时候,河水很干净,孩子们经常到河边捉虾,将捉到的小虾直接扔到嘴里,老人们说,生虾吃多了,自然就会游水了。

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河水受了污染,绿绿的,泛着白色的泡沫,像刚刚打出来的黄瓜汁一般。再后来,打上来的鱼,竟都有一股刺鼻的农药味,闻着都让人反胃。这样的鱼,就是送人,都没有人要,更不要说卖钱了。年轻人结伴跑到城里打工去了,村子里只留下了老人、孩子和几个好吃懒做的光棍。村子像是被人遗弃了一样,到处都是荒凉的景像,房子日渐破败,窗户上挂满蜘蛛网,有的房子倾斜得厉害,仿佛一咳嗽就会倒掉,院落里、道路旁,杂草疯狂生长,而那些桐油的小船,倒扣在河滩上,像一口口长满青苔的棺椁。

每到夏天,村子里就笼罩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氛围中。老人们眉头紧锁,眼睛里的光芒,闪烁不定,像飘忽的幽暗鬼火,说话时也低声细气,好像怕惊扰了某位神灵……因为,别庄地势低洼,洪水几乎每年都要光顾一次。老人们说,每一场洪水都会有一个人死去。这句魔咒,像是压在每个人心口的大石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他们都盼望着,盼望着洪水早一点把那个人带走。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