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网上出现了一篇名为《西方反华势力终于被达赖集团的恶奴本质激怒了》的批判文,属名益西。长期关注西藏问题的读者都清楚,无论“益多”还是“益西”,都是匿名。其实,替中共当局说话,既有奉禄又没有任何风险,为什么还不敢露真名呢?毫无疑问,这种谎话连篇、戾气十足的文章,只会使作者丢尽名誉。

虽然此文不值一驳,但是,因为提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即藏中对话和达赖喇嘛尊者返回家园,这也是自焚英雄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明确的呼唤,是西藏民族的共同心愿。所以,我还是决定说一说。

此文写道:“中央政府随时愿意与达赖喇嘛进行谈判……达赖集团是选择回家做主人还是继续吃着嗟来之食摇尾乞怜,做任由西方反华势力责骂的奴才,我们自当拭目以待!”

我倒要问问,如果中国政府跟达赖喇嘛尊者的谈判,是建立你在这种飞扬跋扈的派头之上,会谈出什么呢?再说,你真的能代表中国政府保证达赖喇嘛尊者回家后成为自己的主人吗?那么,为什么十世班禅大师在自己的寺院里可以突然圆寂、十一世班禅大师至今下落不明?为什么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被驱赶、被抓、被判重刑,甚至被枪杀?为什么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要受到特别审查?甚至连说自己的语言的权力都没有?为什么藏人持续自焚,且人数急剧上升?这都是主人应该有的处境吗?

更有趣的是,此文一再窃笑藏人寄人篱下的处境。那么,为什么藏人宁愿寄人篱下,也要离开自己的家园呢?他们是怎样失去了那清凉而安恬的雪域佛国?怎样失去了那群山之间的丰富矿藏?怎样失去了那养育着整个亚洲大陆的不尽水源?还有,那青海湖边鲜花盛开的肥沃土地,是怎样变成了一片萧杀的原子弹试验基地?

我惊讶于二十一世纪,却有“益多”“益西”之类,如此信奉动物般的弱肉强食逻辑。同样,这些中国共产政权的匿名写手们,还常幸灾乐祸于木斯塘悲剧,赞美尼泊尔政府的背信弃义。其实,这一切,正是中国当局唆使的结果,是中共的罪恶。而那些匿名写手们,却把罪恶当做资本,加以炫耀,完全与人类的道德、良知相背。

这种价值观,自然不会懂得达赖喇嘛尊者在文明世界里享有的崇高地位,只能自欺欺人地把这一切归结为利益交换。其实,讲利益的话,西方世界跟中国的交换,才叫实惠。可是,为什么胡锦涛温家宝,以及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到西方时,四面而来的总是谴责和抗议,而达赖喇嘛尊者所到之处,尽是迎接和颂赞?

一个利益至上的共产政权,注定了不会珍视尊者的精神价值,更不会看到尊者在流亡中建立的坚实的民主政体。所以,就近日美国议员达纳?罗拉巴克致信大作文章,以为有缝就可以下蛆了。其实,这都是民主社会的正常现象,展现的是多元声音。我惊讶于一些极权制下的鹦鹉,可以如此“勇敢”地指责民主世界的独立声音。

甚至还有的写手,把民主世界对不同声音的容纳,归结为派系斗争。说实话,要说派系斗争,中共政权可算是最好的例子了,且不说不久前的薄煕来事件,但说所谓的“党内十一次路线斗争”,在世界史上,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2012年12月5日完稿于达兰萨拉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