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屡屡因靖国神社中日起纷争。日前一日本驻华外交官枉驾来访,问曰:

“中日可谈的领域非常非常多,为何因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项就中断其他任何谈判项目?日本人对中国政府的这种行为方式不太理解。”

我回答说:“因为中国是个农业国,因为中国领导人都来自农民。中国农民的行为方式是,两家在一件事上吵了架或打了架,其他任何事上都不再来往,也不再说话。这叫‘两家不过庚’。”

“那多别扭,多耽误正事啊。”“有时会这么别扭几十年,甚至几辈子。沉醉在这种别扭劲儿里不能自拔,耽误正事不足惜。”日本外交官吃惊非小。我忙予以压惊:“来自农民并不等于农民,他们会跟你们谈的。”

“你的意思是中国政府有可能放弃靖国神社上的立场?”

“与中国政府不要谈立场。它哪有什么立场?只要能苟延它的一党专政,只要能抵挡政治民主化,它什么都干。除非中国实现民主化,否则靖国神社上的争吵不会停止。”

“民主化与靖国神社纠纷有联系?”

“当然。中国民主化了,中国政治家不再以反日为号召玩弄民意,日本政治家也就无需通过参拜靖国神社凝聚民心以对抗中国的反日情绪。双方的敌意萎缩了,参拜靖国神社这种象征性的活动自然会销声匿迹。”

“中国何时才能民主化呢?”外交官露出俟河之清、人寿几何的渺茫神情。

“很快!即便民主化很快会到来,可传统很难改变。据我所知,中日对待死者的态度很不同。”

“怎么不同?”

“日本人很尊重死者。过去日本武士杀死对手,要给割下的首级恭恭敬敬洗脸、梳头,有一系列祭奠仪式。近日我在看《周作人论日本》这本书,说你们日语口语中有‘首实检’一词,意思是‘检查首级,夏天挑买西瓜香瓜像检查首级似的’。可是中日战争期间日本兵尊重被他们杀掉的死者吗?南京大屠杀有没有这样的祭奠仪式?”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要说尊重死者,中国一向有慎终、厚葬的传统,日本天皇的陵墓要比阔绝对赶不上中国皇帝的陵墓。不过同时中国也的确有不放过死者的刻薄‘传统’,比如活人的恩怨殃及死者,把仇恨延续至死者或转嫁给死者。在历史上,鞭尸、开棺戮尸、扒坟撒骨、焚尸扬灰等等都曾经是法定的或被认可的惩罚。文革时期,许多地富反坏右的祖坟被挖。当时被打倒的共产党高层里,几乎家家的祖坟都被扒开过,先人骨殖被抛扔,邓小平、赵紫阳都遭遇过。”

“啊是吗?好在文革已经过去了。”

“文革过去了,可是扒坟撒骨并没有过去。你到中文网上搜索一下‘扒坟’,看有多少扒坟的故事正在中国发生!”

“还有人干这事?”

“不是人,是政府——中国基层政府。”

“他们要干什么?”

“中国农民反对政府推行火葬,有的就偷偷把亲人土葬了。可是中国是一个盛产告密者的国度,那些无权无势的家庭一旦被人举报,要么自己把亲人的尸体挖出来送火葬场烧掉,要么就听由基层政府挖出尸体就地泼汽油烧掉。”

“竟有这样的事?”

“我自己老家村子里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啊!老人这么怕火葬?”

“你可能想象不到,许多农村老人以自杀求得土葬。”

“怎样以自杀求土葬?”

“前些年,政府说要于未来的某月某日一律实行火葬。在这个日子到来之前,有些老年农民选择了自杀,河南省林县就曾在短短数月里有11位老人这样自杀。”

“真是不了解中国。——许多国家的法律里都规定不许苛待尸体,中国法律里没有吗?”

“中国法律里也有严禁侮辱尸体的条款,可是法律打不过传统啊,侮辱尸体似乎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种历史癖好。”

“我们日本传统似乎与一句西方谚语更接近,死去的敌人等于冷淡的朋友——A dead enemy is as good as a cold friend.”

“基督教和犹太教传统对尸体、对死者都比较人性化,包括动物尸体。我看英国的动物保护法,其中规定屠宰人员不得拖着动物尸体从其他动物尸体上经过——太伟大了!”

首发民主中国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