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5%b3%e4%ba%8e%e6%9c%b1%e5%8f%a4%e7%ab%b9%e6%b3%bd%e7%9a%84%e7%82%b9%e6%bb%b4%e4%bf%a1%e6%81%af1

%e5%85%b3%e4%ba%8e%e6%9c%b1%e5%8f%a4%e7%ab%b9%e6%b3%bd%e7%9a%84%e7%82%b9%e6%bb%b4%e4%bf%a1%e6%81%af2

%e5%85%b3%e4%ba%8e%e6%9c%b1%e5%8f%a4%e7%ab%b9%e6%b3%bd%e7%9a%84%e7%82%b9%e6%bb%b4%e4%bf%a1%e6%81%af3

%e5%85%b3%e4%ba%8e%e6%9c%b1%e5%8f%a4%e7%ab%b9%e6%b3%bd%e7%9a%84%e7%82%b9%e6%bb%b4%e4%bf%a1%e6%81%af4

火焰曾经燃烧过吗?
清水能够洗去一切吗?
生活依然照常吗?

我再次来到加德满都的博拿佛塔前,在竹泽自焚的地方默默站立,缅怀这位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供灯的年轻生命。而这样为西藏民族和国家献身的僧俗藏人,从2009年到今天,已经108位了。

这是世界史上罕见的。只要一个正常的生命、正常的国家,都会同情西藏的苦难,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在西藏继续实施残酷的殖民政策。然而,尼泊尔这个曾与西藏千丝万缕,同被藏传佛教滋养的喜马拉雅之国,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允许毛泽东的黑手伸进木斯塘事件造成千古悲剧之后,也就越来越屈膝于中共的气焰。近年来更是越走越远。这次,竹泽自焚后,在藏人聚居区,尼泊尔当局增设了大量警察,尤其是西藏难民接待站附近,被24小时看守。不必回避,人人都心知肚明,中国的金钱正在日甚一日地收买这个国家的正义和良心。

为了达到扩张和称霸的目的,中国一向对邻国要么吞并,要么收买,要么挑衅,使亚洲笼罩着一片恐怖。比如,对西藏的吞并,对红色高棉政权、缅甸军政府和独裁的北朝鲜的支持,以及对印度这个民主国家的挑衅,且不说1962年的中印战争,但说今天对西藏境内的大江大河的截流,就是对南亚次大陆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水源的抢劫,总之,中国共产政权所到之处,种下的都是邪恶。

然而,藏人并没有因此而恐惧。在博拿佛塔附近的西藏社区,从2月17日开始,来自安多、康和卫藏的人们,汇集在一起,为竹泽,同时也为所有的自焚英雄,举行了三天的祈愿法会。我也参加了法会,经声如潮,起伏着对烈士的声声护佑。

也许大家不知,这位自焚烈士还是一位朱古。这是今天我从唯色的推特上得知的:“在加德满都自焚牺牲的25岁僧人竹泽,实际上是一位仁波切(活佛)!他是康色达(今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甲修寺的仁波切。”“甲修寺是以宁玛派为主的世代血脉传承的寺院。竹泽的父亲、48岁的桑昂丹珍仁波切是该寺第十四代主持。竹泽的祖父、已经圆寂的四朗朗加仁波切曾有八年的文革劳改生涯。”

法会上,我与一位来自安多的藏人扎西相识。扎西在西藏难民接待站附近开了一家餐馆,竹泽常去那里吃饭。他说:“我最后一次见到竹泽,是藏历二十九这天。他和两位朋友一起要了馍馍(藏餐的一种,类似包子)和汽水。那天,竹泽穿着俗家衣服,戴着帽子,他跟我打招呼,因为这之前,我们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竹泽告诉我,他是僧人,穿了俗家衣服是因为来这里时办那些手续太难了,太不容易了。吃饭期间,竹泽还给他的母亲打了电话,说‘我们这边没有过洛萨,如果家里那边过洛萨的话,请您好好地过,不要为我担心。’那天,竹泽把自己的钱都换了尼泊尔卢比,是跟一个尼泊尔的理发师换的。坐在竹泽身边的一个朋友还问他:‘都换了尼泊尔的钱,你去印度怎么办?’”

“即使竹泽自己不说,我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僧人,从他吃饭的动作和他的文化,都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僧人。他的藏文很好,比如菜谱上,我们写错的藏文,他都指了出来。像拉面,我说‘藏文里没有这个词’,他说‘有,叫格尔特,藏文里什么词都有。’”

“竹泽每次离开餐馆时,都跟大家打招呼,一再说‘图洁切’。他的心很好,尊重别人,也很了解我们西藏历史。”

“竹泽告诉我,2008年,他因为政治原因就进过监狱,2011年又被抓了起来,‘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待在寺院,到处躲到处藏。’”扎西又说,“洛萨期间,竹泽看到难民接待站四周的尼泊尔警察多了起来,就说‘在境内我们是这样被监视,到了境外还是这样受监视,我们藏人太难了。’”

正是在十三世达赖喇嘛宣布西藏恢愎独立一百周年的特殊时刻,2013年2月13日,竹泽以身浴火,为了自己的民族和国家。那么,他那烧得发黑的遗体,如今在哪里?前几天,在博拿佛塔前转轻时,一位阿妈啦告诉我,竹泽的遗体已被悄悄地火化了。而今天,扎西告诉我:“竹泽的遗体还在尼泊尔政府手里,听说西藏难民接待站打过几次电话,也没有给。”

2013年2月19日记录于加德满都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2月20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