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三月
沙粒般横陈的尸体
曾是谁的亲人

哭泣在透不出声的墙内
成为时间掩饰不去的
伤痕

腥红色的血
灼烧着高高的高原
也窒息了所有的
花朵

三月
不再生长春天

写于2008年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