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年底,我应邀参加了由藏人行政中央政治研究院组织的西藏问题学术讨论会:中共领导层换届对图伯特的影响。

汇聚了真正的西藏问题专家和学者

会议上,荷兰法学家范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即《西藏的地位》一书作者,讲演主题是:“中藏冲突的解决方案”;加拿大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 )博士,即《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讲演主题是:“中国即将崩溃对西藏意味着什么?”;还有,在加拿大皇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德里大学教授Madhu Bhalla ,讲演主题是:“中国经济状况”;另一位德里大学教授Abanti Bhattacharya的讲演主题为:“未来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对图伯特和其他民族的含义”;曾在美国专门学习地球和环境科学的次仁顿珠(Tsering Dhundup)先生,如今在流亡政府的环境与发展部门工作,讲演主题为:“中国环境政策对图伯特的影响”;才嘉(Tsegyam)先生,达赖喇嘛办公室中文秘书长,讲演主题为“怎样向中国知识分子、作家、学生呈现西藏问题”;达瓦才仁(Dawa Tsering)先生,达赖喇嘛台湾基金会董事长,讲演主题为“西藏问题和中国少数民族政策”;桑杰嘉(Sangye Kep)先生,原《西藏通讯》主编,讲演主题为“社会媒体的力量和对中国社会的影响”,还有其他西藏学者,也都进行了讲演,比如Jampa Tenzin、Karma Rinchen,Tenzin Pema,Tenzin Tseten,Rinin Wangmo,Lobsang Yangtso,Lodi Gyaltsen Gyari,Tenzin Dhetan .

会议议程表上,详细介绍了每位嘉宾研究西藏问题的背景、观点、专著、讲演内容等,让人目睹了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研究,精湛地覆盖着如此众多的领域,囊括着如此众多的世界著名学者。

尊重西藏历史上的独立地位

大家从政治、经济、环境、新闻等方方面面,探讨了西藏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虽然每位研究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研究领域,但是,对于西藏历史上的独立地位,那是毫无异议的,可谓殊途同归。当时,范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对西藏的地位、西藏人民的普遍诉求和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也进行了阐释:

“如今,在西藏人民的自决权得不到尊重,无法表达自己意愿的前提下,我们可以通过境内藏人频繁的抗议,甚至不顾严重后果,勇敢地说出他们的心声中,获得信息……很多迹象表明,大多数藏人不希望被中国统治……比如2008年,遍布整个西藏高原的示威抗议……接下来,抗议形式发展为自焚,主要为僧人,也有各界人士。他们在自己的身上点燃烈火的同时,表达的最为坚定不移的决心就是:让旺和让赞,这是藏语,意为‘自由’和‘独立’,还有‘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家园!’……在流亡社会,很多民间组织和活动家,也要求西藏独立,包括大型民间组织西藏青年会。

“西藏领导层的观点是,共产中国在1950年入侵西藏以前,西藏是独立的国家,西藏人民最终有权力决定自己的未来。达赖喇嘛尊者的观点是:西藏人民的基本需求和愿望可以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内广泛实现自治。这个”中间道路“,可以解释为:藏人将不再寻求恢复独立,中国政府将尊重西藏民族的独特性,为此,西藏人民可以享受真正的自治。达赖喇嘛尊者并没有要求中国接受藏人的历史观和从前的独立事实,替代这一切的是,他相信,在历史问题上,藏人历史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冲突,不会阻碍实现政治问题的解决,不该从过去的历史中节外生枝。”

其实,在早期的汉藏交流中,也有汉人作家扎扎实实地研究西藏问题,尊重西藏历史,承认西藏主权,比如曹长青先生、茉莉女士等。但是,2008年后的汉藏交流的特征是,汉人民主人士们高调“支持”中间道路,反复强调西藏方面“放弃独立”,绝口不提西藏1949年前独立的事实。甚至有人在书和文章中所使用的措辞与中共宣传政策规定的标准措辞如出一辙:“中国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当局”注释1,也绝口不提民族自决。他们罔顾中华民国与西藏的政治冲突和边界战争,将西藏问题说成“共藏问题”,把视线转移到共产党的政策,把藏人反侵略反殖民的斗争说成是“官逼民反”,只要民主了,政策变好了,就不用独立了。

当然,我并不是以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亦或藏人的观点为标准,但,历史研究,当然包括西藏问题的研究,不该以尊重史实为基础吗?!

没有专设主持人

再说达兰萨拉的国际学术交流“中共领导层换届对西藏的影响”,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没有专设主持人。发言者分为几个小组,同一小组的人一起上台,按发言顺序相互介绍。完全开放,自由提问,很有西藏的传统特点。

这倒让我想起,国民党理直气壮地宣传吴忠信主持了达赖喇嘛尊者登基典礼的笑话,后来,共产党又仿效国民党,进行了几十年的宣传。但是,在达赖喇嘛尊者75岁寿辰时,即2010年7月10日,尊者特别对我们一组汉人谈到,共产党不需要跟着国民党撒谎。他说:“中国政府常讲,我被认定后,是南京政府专门派吴忠信到拉萨主持了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才使达赖喇嘛合法化。但是,最关健的一点是,在西藏的传统典礼中,根本没有像中国那样,有主持人的习惯,尤其宗教仪式,也不可能有主持人。”注释2

诚实的交流是一种享受,可以从不同的视野中得到启迪。目前,我正在翻译范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的演讲文:《藏中冲突的解决方案》;如果有可能,我还想与藏人行政中央政治研究院商量,翻译章家敦(Gordon G Chang )博士的《中国即将崩溃对西藏意味着什么?》;因为这些演讲(论文),可以使我们汉人从不同的视角,看到西藏问题的真正本质。

注释

注释1: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民运人士圈里的李江琳女士,她在美国之音解密时刻的采访中,所使用的措辞与中共宣传政策规定的标准措辞如出一辙:“中国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当局”,这类措辞也多次出现在她的书和文章里;她在《洗不干净的血手——发生在藏区的国家罪行》和其他媒体采访中,告诉对西藏问题和西藏历史极为缺乏了解的汉人读者:“西藏问题的起源不是1950年或1951年”(即不是始于1949年的军事入侵和胁迫签署《十七条》),“藏区的‘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源头……1955-1956年的时间点,是了解和理解西藏问题的关键点……就是西藏问题的真正源头”。

注释2:请参阅《75岁寿诞,达赖喇嘛尊者关怀中国民生人权》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7/75.html

延伸阅读
认知图伯特: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12/blog-post_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