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5日习总心情指数:-8。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焦虑。

焦虑理由:胜负难料。

睡梦中被叫醒,报中办主任栗战书紧急求见。

我问:美帝打过来了?

栗战书:不是。

我再问:俄罗斯打过来了?

栗战书:也不是。

我三问,也是最后一问,若还问不出结果就不问了,直接听他报告:北韩打过来了?

栗战书:我们打过去还差不多。给金正恩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我烦了:啰里啰嗦的,直接说发生了什么。

栗战书:报告习总,胡锦涛和江泽民分别在半夜和凌晨一点进入毛主席纪念堂。还听说。。。

我最烦他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还听说什么?

栗战书:邓也在。但不知道何时潜入纪念堂的。

我接过小倩递上的毛巾擦脸:走,去看看,老毛又要搞什么名堂。

中央警卫团接到任务后立即派一营直奔毛主席纪念堂完成包围,不准进不准出。警卫团二营负责沿途警戒,三营一连负责贴身保卫,三营的其他三个连原定待命。同时通知北京武警特警出动沿途清理一切人和动物,及可疑车辆和其他目标。

半小时后栗战书说习总可以动身了。一行人直扑毛主席纪念堂而去。

毛主席见到我和蔼可亲地招呼道:“近平来,这边坐。”

小平同志却一脸严肃地解释:“主席知道你会来,所以没有通知你。”

江泽民看来气色不错,估计又续了不少命:“近平啊,毛主席说时代在进步,我们共产党也要跟着进步,否则就会落后,落后就会挨打。”

胡锦涛照例小心翼翼地说:“毛主席指示,美帝搞选举,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要有这个自信,人民一定会支持我们继续领导中国走向未来。”

我听出了意思,心里想真是够有意思的。我说:“毛主席是不是指示我们也搞选举?”

毛主席点头赞许道:“根据形势分析,无论毛粉还是邓粉,还有小红粉自干五,这些都是表面现象。通过这些表面现象我们要看到事物的本质。本质就是,中国人民一如既往热爱中国共产党。”

邓小平表态:“我十分赞同毛主席对目前形势的判断,和对人民群众的信任。”

江泽民兴奋地总结道:“这都是毛主席英明伟大的结果,这都是小平同志改革开放的成绩。当然也和胡锦涛同志习近平同志的努力工作分不开。”

胡锦涛一本正经地说:“近平同志,我现在向你传达中共领导核心第一次会议决议。2016年10月5日凌晨,中国共产党领导核心第一次会议在毛主席纪念堂召开。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同志主持会议。第一代领导核心毛主席发表重要讲话。参加会议的还有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同志,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员胡锦涛和习近平同志。

会议经过广泛热烈的研究讨论,并听取了党内外各种不同意见后决定,在明年的党的第十九届全体代表大会上全面实行党内民主,通过党内民主平等公平的全体党员每人一票的选举方式,选出中共最高领导人。”

我急吼吼打断胡锦涛,说:“我没参加会议,我没发言也没表态。”

毛主席倒是很开明:“对,近平说得对。小胡,你的传达早了点。现在,近平同志开始参加会议。请大家鼓掌,欢迎近平同志发言表态。”

邓江胡三人跟着毛主席鼓掌,逼我表态。

我条件反射产生一个念头,喊警卫团战士进来控制局面。但转念一想,万一他们见了毛主席临阵反戈听毛主席的话,我的下场就是被打倒,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一万年不得翻身。这些倒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我的死对手江泽民一定会笑死。还有很多很多被我打倒的贪官如周永康薄熙来等也一定笑得要死。还有网民,笑我通商宽衣骂我包子大傻币的,也会笑到肚子疼,或者笑到前仰后翻。不能,决不能让他们看我的笑话。

于是我表态道:“坚决拥护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坚决拥护小平同志的重要讲话,坚决拥护领导核心第一次会议决议。”

江泽民显然对我的表态不满意。他说:“近平同志,有个问题我想提出来考验考验你。可以吗?”

我懒得理他,用点头表示同意。

江泽民指着外面的警卫团战士问:“门外的中央警卫团战士,他们的政治任务是?”

我当然知道标准答案,反应极快地看着毛主席回答道:“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

见毛主席满意的面容,江泽民进一步提问道:“谁的党中央?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

当然我也知道标准答案,毕竟都是文革过来的人。我回答道:“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

江泽民抓住时机问:“好。那么请近平同志马上传达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叫门外的警卫团负责人进来,毛主席有话要问。”

我望着毛主席,只见他的眼神中透出令人琢磨不透的深邃和瘆人的强势。既然毛主席不出声,代表江泽民的传达准确无误,是他老人家的本意。原来都是串通好了的。若将来把这段历史搬上银幕,我岂不又被尊为自投罗网的傻包子?唉,都怪自己读书少啊!

警卫局局长王少军少将见到毛主席,脱帽立正敬礼,一气呵成一丝不苟没有半点犹豫和彷徨。无疑已经是毛主席的人了。

此时此刻我想了很多很多,请容许把时光暂停,写下感受和想法。

首先是人比人气死人。我站在毛主席小平同志跟前,这腰板怎么也直不起来。你说奇怪不奇怪。其次看小平同志,在毛主席跟前立刻没了脾气。别说画圈,就是吐个烟圈都颤颤巍巍的飘然后知趣地散去。这叫一物降一物。江泽民更是别提了,永远挂着讪笑媚笑汉奸笑。什么叫汉奸笑不懂的人,去看红色经典电影便知。至于胡锦涛同志,名副其实的小媳妇,永远的小媳妇。而我除了直不起腰那个腰直不起来以外,心里亮堂堂胆气十足,以义和团红卫兵为榜样,做好了顶嘴抬杠的心理准备。

这边我想入非非,那边毛主席发话:“你们都是这次党内民主竞选的候选人。请各位回去准备竞选演说,争取更多党员支持。我们所提倡的党内民主,就是无论创党建国者,还是老一辈革命家,或是蛤蟆包子,都一视同仁,都在一条起跑线上,公开平等竞争,最终选出党的最高领导人。”

话说的太漂亮了,别说忽悠四万万文盲,就是忽悠全世界人民,估计也能得胜利。公开平等竞争,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习近平小巴腊子一个,怎么可能说是同一条起跑线平等竞争?即便是牛逼哄哄的小平同志,也只能望其项背。

回去让王沪宁准备竞选演说稿。最要紧的是别再挖通商宽农的坑了。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