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谢梁二人喜结良缘,训练中心开筵设酒

早上九点艳阳高照,蒋建丰带着梁复生一行人从基隆出发准备行将至台中“成功岭”,到了晌午时分,忽见天空中乌云遍布四野,黑雾锁罩长空,刷剌剌漫空幛日飞来,歘啦啦狂风大作,乌隆隆雷声哄鸣,瓢泼大雨倾注而下,击得芭蕉叶声声作响。
这样的气象条件对於行军是极其不利的,汽车行至山路地带,众人闻得一声巨响,蒋建丰大喝一声:不好,山上有泥石流。
训练有素的汽车兵见情形不妙,急忙刹车,一行人弃车落逃,好在泥石流没有砸中要害,行车军需用品均无耗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好在只是一堆山石淤泥堵住了道路,人员没有折损。
蒋建丰命令宪兵连:赶快清除前方的路障。
梁复生:此地不能羁留太久,现在狂风暴雨霹雳交加,河水漫涨泉水横溢,前方恐有不测……
蒋建丰:大风大浪你我都经历过,死亦何惧,老天爷眷顾我们,放心此去必能逢凶化吉。
梁复生:既然不听我劝告,也罢我就舍命陪君子。
有士兵来报:报告建丰同志,前方路障已被清除。
蒋建丰:大家都上车……听我命令保持好车距……出发……
临近傍晚时分,汽车行至台中成功岭,成功岭在日治时期原为日本赛马场,台湾光复以後接收为成功基地,之後成为“成功岭训练中心”,是陆军新兵训练的地方。
雨过天晴,天空中出现两道霓虹煞为壮观,一行人不得不驻足欣赏此番美景。
梁复生赞叹道:长虹贯夕阳……真乃绮丽仙境……人间天堂!
蒋建丰吹了集合口哨:大家集合!
一行人自发列队完毕,等待蒋建丰训话。
蒋建丰喊话:立正……稍息……这次来成功岭不为别的,就是想对世人传递一个讯息,铁血救国会今天复活了,这里是陆军的新军大本营,在这里你们会见到新战友。
只见蒋建丰双手合掌“啪啪”两声作响,新军宿营里走出四位新兵战士,三男一女,其中女士兵双眼被黑布蒙住,辨认不得。
蒋建丰:我先来介绍下这四位,我叫到名字的出列,俞小明……
俞小明大呼一声:有!
只见他双脚并拢憋气收腹,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蒋建丰:俞小明——原淞沪警备部水上稽查大队大队长,现任铁血救国会稽查大队大队长。弗兰特出列……
只见弗兰特左脚向前一步迈进。
蒋建丰:弗兰特——斯坦亨特利号船长,是我的国际友人,现任铁血救国会稽查大队中队长。林增辉出列……
林增辉紧接着向前迈进一步。
蒋建丰:林增辉——原监察史署秘书处秘书,现任铁血救国会稽查大队小队长。最後一位女同志我想请我们的梁复生先生揭开她的眼纱,请他喊出姓名。
梁复生目不转睛地盯视前方,眼前的这位女士仿佛自己似曾相识,梁复生心中默念:我是不是幻觉,她怎麽那麽像我的学生谢穆澜。
梁复生显得犹豫不决,他开始挪动步伐慢慢向她靠近,渐渐地……渐渐地……他走到了神秘女子的面前。
梁复生回过头来瞅了一眼建丰同志,不远处大家都在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蒋建丰落下话来:复生,揭开眼纱吧!
梁复生颤抖着双手,战战兢兢的揭开了神秘女子的眼纱……此刻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女子和谢穆澜同有一对新月眉,一副琼瑶鼻,特别是那双朦胧星眼璀璨夺目,这分明是谢穆澜的标志。谢穆澜直勾勾的注视着梁复生,梁复生的瞳孔中则显现出风中摇曳的“穆澜仙子”,好一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谢穆澜毫发无损的活脱展现让梁复生惊愕不已。
梁复生一把将其搂住,哽咽道:穆澜……穆澜……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看到梁复生见到自己如此激动,谢穆澜内心深受触动,只见她眉敛湘烟,眼含秋水,似有许多幽怨说不出来,觉得眼圈儿一红,那泪珠犹如断线珍珠一般落了下来,穆澜拿出手绢低头拭泪,那神情态度犹如雨打桃花风吹杨柳,穆兰哽咽道:先生不要哭了,穆澜还活着,穆澜不会轻易的就这样死了。
另梁复生生疑不解的事情是,谢穆澜明明躺枪中弹却为何奇迹般生还,这其中到底又发生了什麽事情,这里面的奥妙值得梁复生探河穷源,剥蕉至心。
然而这里人多口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梁复生寻思着私底下再和谢穆澜谈谈,以便好从谢穆澜口中问津具体事情的经过。
此时此景周围人也深受感动,众人高呼:在一起!在一起!
梁复生拉着谢穆澜的手二话没说,两人一起徒步来到蒋建丰跟前。
俞小明说道:好一对鹣鲽情深的小情侣,不如大家成全了他们吧!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被俞大队长这麽一闹腾,梁复生和谢穆澜只能面面相觑,彼此答不上话来,此刻谢穆澜脸上迸出两朵桃花来,心中不由得小鹿乱撞,一轮红潮晕颊显得极为羞涩!
这时蒋建丰发话了:大家集合,速度快……立正……稍息……这里是成功岭新兵训练营,当你们踏入成功岭这一刻起就意味着你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军人,有些人是带着苦衷跟我来到台湾的,你们有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三岁小儿,你们当中又有多少人自从入了行伍以来就从未回家尽孝,未尽孝道的都给我抬起头听着,既来之则安之,把你们的相思,把你们的泪水暂且咽进肚子里去……鹿死谁手尚未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重回大陆,给我三年……三年时间……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众人耷拉下头,神情颇为沮丧,林增辉站出来说道:大家要振作起来,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所唬吓倒,我们要庆幸自己还活着,绝不能辜负哪些长眠於地下的袍泽弟兄,他们是回不来了,但是我们却要更加坚定的活下去,替他们完成生前未完成的遗愿。我提议大家喝盏热酒,同时也敬一敬我们泉下有知的死难弟兄,希祝大家共赴国难,早日能够犁庭扫穴,以靖中原。
只见林增辉不一会儿功夫提着一缸子酒来到众人面前,酒水哗啦啦的洒在碗中,夕阳落下,一轮斜月又悄悄挂起,斜月化成蛟龙游衍於内泛起金波。见此番景象,众人二话不说,纷纷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众人兴致齐呼:快哉快哉!
蒋建丰此时发话:乾脆来一个酒足饭饱,大家随我一同进入行军大营,也好早日架起火灶把饭做了,随即另炊事班宰羊杀猪,闹腾得像过大节似的。
众人纷纷踏至帐中,入席就坐,只见桌上摆满了各色点心与水果,不一会儿功夫,各色菜品粉墨登场,有烤全羊丶烤乳猪丶烧素鹅……等等
众人你伸手来我伸胳膊,拣攒最嫩的肉先下手为强……个个吃得不亦乐呵。
正当大家吃得不亦乐乎之时,只见蒋建丰突然捏着喉咙咳嗽一声,众人见状纷纷放下碗筷。
蒋建丰说道:根据《戡乱时期陆海空军军人暂调条例》在训和现役军人不得婚配,不过这次情况比较特殊,我宣布梁复生和谢穆澜正式结为连理,这是军令!
梁复生正要出列问蒋建丰这是哪门子决定时,蒋建丰早已经洞察到此刻梁复生会有所反应:复生你不要出来说话,我只想问问谢穆澜,你对这桩婚事怎麽看……
谢穆澜内心窃喜大声说道:我没有异议……
梁复生扯了下谢穆澜的衣角,私下窃语道:穆澜你可要想好回答,这里不是学校是行军大院,不能随便口无遮拦想说啥就是啥。
蒋建丰注视着梁复生:复生你在和穆澜说什麽呢?她已经认我做大哥了,长兄为父,老嫂比母,这里我最大,何况穆澜的父亲不在,我就替她做主了吧!
梁复生:这……你不是在为难我吗?
蒋建丰:这里又没有人跟你抢谢穆澜,你不要我就把她许配给别人。
谢穆澜努着嘴巴愤怒道:亏我叫你一声大哥,你怎麽恬不害臊,我不是头牲畜,想把我卖给谁就卖给谁!
蒋建丰:复生,你也看到了,小妮子生气了,我知道你对谢穆澜是有感情的,大丈夫也是需要感情滋润的,何况我这次叫你去香港走一遭,就是希望你和穆澜已夫妻的名义去香港开办运输公司,也好掩人耳目。
梁复生默不作答……
谢穆澜站出来说道:先生既然不说话就代表同意了!
蒋建丰:诸位,今天之所以我要款待大家,其一是为了犒劳大家多年浴血奋战,其二就是祝福梁复生和谢穆澜今日修成正果结为连理,今天是我事先安排好的喜宴,也好让大家在军营里作乐一番!
弗兰克说着蹩脚的中文:大家都一起来为我们的梁复生先生和谢穆澜女士乾杯,祝愿他们水乳胶漆!
俞小明接过话来:弗兰克你成语没学好,应该是新婚快乐,水乳胶漆还在後头……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这个弗兰克实在是太幽默了。
在众人的簇拥下,梁复生和谢穆澜被推搡至前台,蒋建丰既然为谢穆澜保了媒,梁复生不敢再三推辞,也就欣然接受了这桩婚事,何况梁复生心里早已经对小妮子产生了情愫,谢穆澜可谓“命大做人”,好歹没有留下什麽遗憾,终究是和梁复生在一起了。
众人喜闻见礼乐手吹着唢呐跟在新人後头,在礼乐炮鸣声中,结婚仪式正式开始,只见俞大队长担任起本次现场婚礼的司仪,按照中式传统,新人必须举行合卺仪式方能礼成,俞大队长又从伙夫那边问津来一只匏瓜,当着众人的面把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俞大队长一手端着酒壶一手向两个葫芦瓢斟酒,梁复生和谢穆澜各拿起一个瓢,先面向众人致敬,紧接着二人两臂弯曲交叉呈揽月状,双双吃下对方递予的交杯酒,就此结为连理,留下军中一段风流佳话。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