廓尔克王宫里的与图伯特有关的图片-西藏

廓尔克王宫里的与图伯特有关的图片/朱瑞摄于廓尔克(2013年2月)

矛盾乍起

图伯特与尼泊尔之间,从久远的年代起,就有着频繁的商贸往来。图伯特人向尼泊尔人出售羊毛、羊只和盐巴,又从尼泊尔换回大米和银币等,银币是由纽瓦尔的君主们铸造的,在卫藏一带流通很广。另外,尼泊尔的文化深受图伯特影响,至今很多佛教圣地和佛塔,都有藏文命名。几个世纪以来,也一直由图伯特人管理和维修,总之,尼泊尔与图伯特的关系基本是稳定的,友好的。

但是,到了十八世纪中叶,由于尼泊尔人在银币里参铜,使币值下降,引起图伯特人不满。同时,尼泊尔人也不满图伯特人,在盐巴中参杂质。1751年,第七世达赖喇嘛给加德满都谷地的三位国王写信,希望制止这种行为。当时,加德满都谷地是三个小国鼎立:帕旦、加德满都、巴特贡。然而,未等问题解决,这三个小国就都被廓尔克吞并了。

廓尔克人是生活在尼泊尔中部的一个部族,他们以廓尔克为中心,于1768年,征服了尼泊尔全境,又将都城迁至加德满都,开始了尼泊尔的沙阿王朝(Shah Dynasty)。

噶厦政府在新王朝开始的第二年,送去礼物和书信,内容包括以下几点:

1、请尼泊尔新国王,允许两国之间的商务继续下去。

2、请关注银币的成色问题,不要把不纯的银币输入图伯特。

3、请允许香客自由往来于两国之间。

廓尔克王也回了一封信,很客气,但什么也没有答应。后来,不丹人劝说廓尔克人进攻锡金,这时图伯特支持了锡金(其实也没有出兵,只是输送了一些给养)。这次战争的结果是:在图伯特代表的监督下,锡金与廓尔克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商务和土地冲突。不过,廓尔克从此与图伯特结下了怨恨。

这时,班禅喇嘛圆寂,他的两个兄弟,朱古仲巴和夏玛巴,因为班禅喇嘛的个人财产,发生争执。夏玛巴前往尼泊尔,希望利用廓尔克人,取得班禅喇嘛在札什伦布寺的财产。他的想法,恰好满足了廓尔克人入侵西藏的愿望.

当时廓尔克王还小,大权由其叔叔把握,于是,这位王叔找到了一位在尼泊尔购买香料和药物的图伯特医生,并叫到跟前,让他捎信给噶厦:

1、纯银的钱币正在制造,老王时期的劣币应当贬值。(意思是,指责噶厦政府为什么没有禁止旧币流通?)

2、图伯特进口尼泊尔的盐巴,不许参杂质。

3、图伯特所辖的聂拉木、绒辖、宗喀、吉隆四个地方,原是加德满都属地,如果以上要求得不到满足,尼泊尔将出兵夺回。

4、作为人质,夏玛巴将扣留在尼泊尔,直到噶厦政府给予满意的答复。

同时,夏玛巴还给达赖喇嘛写了一封信,要求按照尼泊尔的条件赎他。

噶厦立刻回了信:

1、无论旧币还是新币,都是尼泊尔制造和发行的,一切责任由尼泊尔负责。尤其是旧币在图伯特流通广泛,骤然贬值会损害经济,但考虑到改善两国之间的商务关系,噶厦允许旧币稍微贬值。

2、关于图伯特出口的盐巴,双方边境都有监督员,责任在监督员身上。

3、关于夏玛巴,是他自己要去尼泊尔的,是否扣为人质,与噶厦不相干。

噶厦还专门给夏玛巴写了回信:欢迎他回到图伯特,如果他乐意的话。不过,去尼泊尔是他自己主动的,噶厦不能负责他的安全。

满洲军与不平等条约

此信捎出后,噶厦提醒边境,严防廓尔克人进攻。果然,廓尔克接到信后,分兵三路,由夏玛巴仆人带路,侵入图伯特,占领了聂拉木、绒辖和吉隆。1788年夏,他们又前进到宗喀和协噶尔。

消息传到拉萨,噶厦派出两位将军带领后藏军队前往阻击,又从卫藏派去援兵,由噶伦宇妥为总指挥,进入协噶尔,并占领了碉堡。

这时,安班上报了乾隆皇帝,于是满洲派出一支由御前待卫巴忠率领的军队。但这支军队还在路上时,图伯特军已将廓尔克人赶出了协噶尔和宗喀。但廓尔克人仍然占领吉隆等地。这时,一支由沈泰图率领的两千人的军队到达拉萨。沈说,他是来帮西藏人赶走廓尔克人的。由于不熟悉地形,要求一位年轻的噶厦成员,比如噶伦多仁。丹增班觉,派去做他的向导。同时噶厦又派出两位官员陪同上路。

后来,噶伦多仁。丹增班觉在他的《噶锡世家》一书中记录中国人在前线的表现:

为部队迅速前进的一切准备都在日喀则做好了。马匹、口中粮就在手边。但是,沈泰图在日喀则住了五天,以各种小借口延缓前进。在和他的官员开了若干次会议后,沈对我说,如果我们不等后继部队赶上冒昧前进,就是找寻失败和丢脸,假如我们等主力部队到来后,供应方面地方又吃不消。他问我可有什么好的法子?

我得到的印象是这位官员想躲避战斗。我说,图伯特兵打得很好,中国军队看起来更好,如果我们前进,一定能打败廓尔克。如果我们进攻赶走廓尔克人,后续部队到达后,我们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如果廓尔克人不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就可以前进到尼泊尔去。

但沈泰图公然问我,有没有办法和廓尔克人谈判。他建议我写信给达赖喇嘛提出此事。我告诉他,我不能把我的责任推给达赖喇嘛,我是奉派到日喀则打仗的,我一定要打。

最后,满洲军队勉强地前进到协噶尔,一路给地方官找了好些麻烦。图伯特人不打算和廓尔克人讲和,但是新班禅的父亲和萨迦的秘书屈服于汉人的劝告,来到协噶尔谈判。由于冬天已来临,没有发生新的战斗,满洲军队在这里一休息就是八个月,后来又到了两千后续部队来和他们会合。

这时廓尔克人又攻击锡金西部的冬宫,迫使锡金王和他的家眷逃回首府甘托克。一些西藏军队在代本基普的率领下,从协噶尔出发,帮助锡金人。他们带着火药和给养,在一位锡金官员的协助下,还在冬天时,他们就把廓尔克人赶走了。

1789年春,住在协噶尔的调停人给夏玛巴写信,建议他们和达赖喇嘛的一位代表到吉隆商谈。这一建议,中国人认为很有道理。但是图伯特人则怀疑夏玛巴。

这时,四名图伯特将军和噶伦多仁,都要求中国人利用他们的优势把战争打到底,不要一仗不打就和敌人忙着讲和。他们指出满洲军是来打仗的,图伯特人在大力支持他们。如果现在要求讲和,那就把自己摆在祈求者的地位。但是中国官员根本不听这些劝告。

两位调解人,由噶伦多仁和其他三名官员陪同,穿过宗喀,前往吉隆。宗喀这时还在廓尔克人占领下。图伯特代表比廓尔克代表早五天到达吉隆。后者包括比姆沙西和四名官员,以及夏玛巴。

噶伦多仁的日记,记录了当时廓尔克方面的说辞:

自第五世佛王以来,虽然图伯特上层喇嘛和廓尔克诸王都在促使尼泊尔和图伯特之和睦,但是,一段时期以来,图伯特诸王只知支持锡金,没有考虑尼泊尔和图伯特之友好。所以,廓尔克王博赤纳拉因受图伯特的诅咒而暴卒……今后,你们的淘金、熬盐须向廓尔克缴纳什一税………

图伯特方面回答:

锡金方面无可非议。至于说廓尔克王博赤纳拉是因为图伯特的诅咒,这说明廓尔克本身就没有想到和睦,是对图伯特的恶意揣度,凡事自有因果报应,廓尔克王之死,像是护法神的惩罚,丝毫不能证明诅咒之事,不可栽诬罪责。另外,金矿、盐湖乃是图伯特的宝地,绝不能开例让魔爪伸进天界……

然而,廓尔克军队包围了谈判之地,让图伯特代表觉得是来求和而不是谈判的。夏玛巴表现得不可一世。谈判建议和反建议历时好几天,噶伦多仁总结道:

1、我们同意把所有流行在图伯特的旧尼泊尔银币贬值,旧的无杂质的银币仍应和新币一起流通。

2、同意图伯特的盐巴不再掺杂质,边境监督官员应严格检查。

3、大米与盐的交换按当前市场价格。任何尼泊尔米商在西藏住店应免费供应柴火,但卖米所得十分之一应交纳店主。而图伯特商人,没有理由进入尼泊尔。

4、尼泊尔属民在西藏犯法,将由那一地区的尼泊尔代表审读判刑。西藏官员对他们不能进行司法处理。

5、为了收回廓尔克仍占领的地方,图伯特每年须向尼泊尔进贡银三百平。尼泊尔在收到第一年的贡银后撒退驻军。

条约的最后有一句附加语:第一年必须缴纳三百平西藏银,第二年如果有负责的高级官员访问尼泊尔要求减少贡银数目,尼泊尔同意到时加以考虑。

两位中国官员从协噶尔来到了吉隆,表示非常满意,建议西藏和尼泊尔都派代表去中国向满洲皇帝道谢。一个月后,两位廓尔克人和十名助手带着送满洲皇帝的礼物来到了。他们由中国将军陪伴前往。西藏人也派了一位代表。

夏格巴在他的《西藏政治史》中写道:

在对尼泊尔的战争中,中国军队不仅不是个帮助,实际上是个累赘。噶伦多仁在他的日记中说,中国官员对他们的行动感到羞耻,他们甚至在向皇帝报告前,把他们盖章的部分删去。噶伦多仁在给达赖喇嘛的父亲的一封信中说:廓尔克人和中国人差不多少,前者烧杀抢掠,因为他们是敌人,但是,中国人也同样干,他们却是作为朋友来的。由于他的属下官员的暴行和他任务的失败,这位满洲待卫巴忠,回到中国后就自杀了。

达赖喇嘛讲话和三大寺堪布会议

对于上面的不平等条约,摄政阿旺楚才十分愤怒,但由于他当时还在中国,远水解不了近渴。等他回到拉萨后,就降职了参于签定不平等条约的一干人马。而这时,派往尼泊尔的两位请求减少贡银的四品官,被尼泊尔说成是官位太小,拒绝谈判,他们提出,要有噶伦多仁一样的大官才行。

噶厦立刻同意了派噶伦多仁前往。这让摄政阿旺楚才气上加气,他说:“你们是与中国人一起玩弄姑息尼泊尔人的游戏!如果尼泊尔人要贡银,就让他们自己来取吧,我们的军队正在等着呢。”于是,摄政决定自己指挥大军,他拒绝再派任何代表到尼泊尔去请求减少贡银。然而,摄政的心脏病突然发作,往生了。

这时尼泊尔又几次发来恐吓信。噶厦于是派出噶伦多仁和宇妥等七位助手,前往聂拉木与尼泊尔方面,以及夏玛巴谈判。

在聂拉木,尼泊尔人以庆祝节日为由,使一些士兵混入人群,最后发生格斗,抓捕了噶伦多仁和宇妥,并送往尼泊尔境内。接下来,廓尔克大军开向协噶尔。

班禅喇嘛跑到拉萨避难。一个月后,廓尔克占领了日喀则,抢劫了那里的富户和札什伦布寺的财产。图伯特军也不是没有抵抗,但节节败退。于是,噶厦政府决定从喀木和卫藏召募军队,向日喀则挺进。然而,安班保泰劝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到昌都躲避。看到安班的胆怯,拉萨的官员也认为守不住了,纷纷收拾细软准备逃难,平民百姓也个个惊谎失措。

这时,达赖喇嘛在大昭寺楼上对市民讲话,说他决不离开拉萨,廓尔克人也会打到拉萨。民心这才得以稳定。这时,三大寺堪布和重要的退休政治家,在布达拉宫召开了会议,申斥噶厦的卑怯行为,并批评那些为逃难而收拾细软的官员:“国家的命运就是你们的命运!难道你们为了自己的那点财产,就放弃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财富?你们占有广大的庄园,在紧急关头不为国家出力,还打算什么时候出力?”

三大寺堪布决心守卫达赖喇嘛,守卫布达拉宫和大昭寺财富。他们认为没有理由听满洲人和汉人的。几年前,他们的行动已证明了他们是不能保护图伯特利益的。

堪布们的明朗态度,提高了军队指挥官的士气。图伯特军队开始进攻日喀则的廓尔克人,经常切断他们的供应线。这时,在尼泊尔兵中发生了瘟疫,再加上图伯特军的袭击,迫使他们退到协格尔和宗喀,但他们带走了在日喀则和扎什伦布寺抢到的财物。到了1792年4月,图伯特人已把廓尔克赶到了聂拉木和吉隆。

满洲盟军抵达图伯特,藏满合壁作战

这时,一万三千名满洲军抵达图伯特,为首的将军名叫福康安,他是乾隆皇帝的亲戚,同时也是两广总督;再加上西藏军队一万人(七千来自甲绒地方,三千来自卫藏),由霍康带领,给锡金国王丹津那介发出了一封满藏联合书信,告诉他,满藏联合大军,正前往讨伐尼泊尔。现通过帕里的地方官送去火药,要他从锡金一侧向尼泊尔进攻,他们应允锡金所获得的任何土地都可以永远占有。锡金军队也的确占了一些土地,还派代表去协噶尔要求更多的火药和铅丸。

七月,在吉隆和聂拉木发生战斗,西藏军在第一次反攻中击败了廓尔克人。当失败的消息传到尼泊尔,又听到无数藏军和满洲军正在开来,他们马上就改善了对噶伦多仁和宇妥等西藏战俘的待遇。噶伦多仁在他的《噶锡世家》中写道:

一天,那位从前在拉萨住过,精通藏文的尼泊尔人玛钦达拉突然牵来一头装饰华丽的大象,说道:“王叔特派我前来迎请多仁噶伦去阳布王宫。”

我和随从久美策旦俩人骑在那头大象的背上,同玛钦达拉一起,还有象倌,上路了。据说国王已经逃到了毗邻印度的一个村庄,不过,王叔和国师婆罗门长者帕拉、新上任的几位主要大臣都在。我被带到他们面前。同过去在帕摩芡曲相见时大不一样,王叔的架子小了,我也有藏式高坐垫和高桌几。我坐在垫上,满心疑虑,心想,过去来时是步行,坐的是薄垫,现在,上路骑大象,坐的是藏式高坐垫,前面有高桌几,而且这王叔小心慎重,此等是何用意?

拿下吉隆和聂拉木之后,图伯特军和满洲军,在噶伦霍康和福康安的联合指挥下进入尼泊尔境内。廓尔克人在第一次失败后,失去信心,迅速撤退,对前进的大军只作象征性抵抗,他们同时到印度请求英国人(Rona Bahadur Shah)的帮助,但英国人借口出猎,逃走了。夏玛巴服毒自杀。

双方订立条约如下:

1、廓尔克同意每五年派使臣到北京去向皇帝致敬。

2、派一个代表团划定西藏尼边界。

3、双方愿意忘记过去的恶感,从此互不侵犯。

4、廓尔克人同意交还夏玛巴的随从和所有战俘。

5、退还札什伦布寺的所有财物。

后来,夏玛巴的骨灰和他的一位随从的尸体(因为途中自杀)交给图伯特,夏玛巴的妻子和二十名随从获释。西藏的俘虏都获释。这时,有一百名以上的脚夫搬运从札什伦布寺抢去的财物。

后来,夏玛尔的庄园和他在羊八井的寺庙被噶厦政府没收,规定夏玛巴不许转世。

满洲获利和拉萨居民文告

孜本夏格巴。旺秋德丹在《西藏政治史》中写道:“尼泊尔代表从中国回来时,带回了中国给他们的一个王的头衔和一付孔雀尾花翎。同样的荣誉,也给了王叔临时执政者。”

与此同时,乾隆皇帝的军队驻扎在日喀则和定日,作为前哨防止尼泊尔的入侵。并把安班提升到和四川总督一样的地位,一切以前向皇帝直接提出的申请,现在都必须经过安班。

对此,拉萨居民贴出文告,抗议满洲的夺榨和干预西藏事务,要求撤出皇家军队。包括福康安还在拉萨时,这种传单文告到处流传。传单说皇家军队是未经要求就来到西藏的,他们的出现,给西藏人民造成的损失百倍于廓尔克人的入侵。西藏人完全有能力独立把敌人赶走。为了安慰西藏人,两位安班被撤职送返中国。

夏札·旺秋杰布与1856年《藏尼条约》

在尼王藏嘎巴都时代,他以图伯特方面向尼泊尔商人加收税额等为借口,背弃了互不侵犯诺言,又派廓尔克军进入聂拉木、吉隆、绒朗、宗嘎、绒辖、普兰等地,西藏方面派兵自卫,不过,没有打胜,后来,又派噶伦前往西藏东部的康地等征兵,派噶伦哲康为指挥,另有三大寺大批僧人支援。

这时尼泊尔提出谈判。图伯特方面,由夏札·旺秋杰布一行前往加德满。1856年,藏尼双方签定条约共十款。第一款为:西藏是佛教圣地,今后若有其他国家攻击西藏时,廓尔克政府应尽力给予保护和援助。第二款为,西藏方面不准对廓尔克商人征收贸易税,过境税及其他各类之税……

自此,夏札·旺秋杰布与尼王藏嘎巴都结下友谊。1862 年,当夏札?旺秋杰布获得摄政王之职、成立新一届图伯特政府时,特别要求了尼泊尔政府,而不是中国政府予以承认。

汉文中的错误信息

关于廓尔克入侵西藏的历史,汉文的信息五花八门,但都是错误的,以下是几个典型例子:

1、维基百科说,廓藏战争,尼泊尔方面称为“尼泊尔-中国战争”。这是错误的。第一,帮助西藏的不是中国,而是满清;第二,尼泊尔攻打的是西藏而不是中国,满清在当时是作为盟军前去助战的;第三,就算尼泊尔有这个说法,也是特殊人的特殊行为,把特殊现象当作普遍存在,这是误导。

2、维基百科还说:“清军收复济咙,随后攻入廓尔喀境内”,事实是,当时图伯特军有一万人(由霍康率领),清军有一万三千人(由福康安率领),两军合壁作战。但后来的汉文介绍包括“百度百科”等,都不提图伯特军的作战,改写了这段历史。

3、维基百斜还说:“皇帝……钦定夏玛巴不准转世”,这是错误的,事实是八世达赖喇嘛和噶厦政府制定法律,不允夏玛巴转世,后来也是十六世嘉华噶玛巴请求十四世达赖喇嘛,允许了夏玛巴的转世。

4、维基百科在解释1854年到1856年的“廓藏战争”时,称:“清廷令驻藏帮办大臣满庆调集内地官兵两千人入藏增援,尼泊尔遂趁势提出议和。”“咸丰六年(1856年)三月,中、尼双方在尼泊尔的塔帕塔利(Thapathali)订立和约……”

以上信息完全是错误的。当时,尼藏双方独立作战,根本没有中国的参与。其条约也是藏尼双方签定,共十款,可参阅范普拉赫先生所着《西藏的地位》一书。

另外,还有三部书,可供参阅:一是由当时藏尼战争的当事人多仁。丹增班觉所着《噶锡世家》,详细描写了尼泊尔与图伯特的交战和签定条约过程;二是1856年《藏尼条约》的藏方签属人夏札。旺秋杰布的后代,夏札。甘丹班觉的回忆录:谈到了先祖与尼王藏嘎巴都的谈判过程和后来藏尼关系的发展;三是孜本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我前面的叙述,就是基于夏格巴先生的史书完成的。

(此文选自我的长篇纪实作品《被消失的国家》第六章《加德满都》中的第四节“藏尼关系”)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