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自从被宣判之后,陆离就正式地坐牢了。
不过他在牢里没受什么苦。县长吩咐过,每天给他好酒好菜供应着,铺盖被子也是崭新的,不像其他囚犯的那样简陋。县长大人还经常悄悄请他过去赴一些不太重要的宴席,其实这些都是笼络他的手段。有时在他的要求下,他还被允许乔装打扮,穿成普通人的模样,在两个同样乔装打扮的衙役的陪同下,到妓院里发泄一通。这样优哉游哉的生活,比起以前他游手好闲、在街头流浪,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他已经很满意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很想念利贞——那个美丽火辣、野性十足的女子!

陆离虽然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他却是很早就结婚了,当然,这一点,他从来没告诉天行山上的任何人。二十五岁那年,他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媳妇。可是由于他的恶习,他的声名狼藉,谁家愿意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他呢?他挑了又挑,决定选择同村老万家的二闺女嘉卉。嘉卉虽然家里穷,连一件像样的衣服穿都没有,但是老实肯干,贤惠温柔,更重要的是,仔细看,她的五官还很秀丽呢。

嘉卉不像陆离,她从来没有走出过她的村子,最远到过离村只有五里地的外婆家,她的生活氛围就是自己的家人和邻居。所以当陆离送给她一些美丽的头花和丝巾,还对她说了许多甜言蜜语时,她陶醉了,她看到了另一种不同的生活。她认为陆离代表着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与她沉闷单调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死活要嫁给陆离,甚至不管不顾父母说要与她断绝关系的威胁。父母不想让自己的闺女跳进火坑里,嘉卉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嫁了。她天真地认为结婚后陆离会变好,自己会把他改变成一个顾家的好男人。可是结婚没多久她就失望了,陆离照样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甚至在她怀孕六个月后不告而别,出去游荡了。大半年后再回来,儿子都出生了。如今她已经有一儿一女了,陆离还是经常不着家,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种着几亩薄田,苦苦度日。

陆离自从上山之后,开始还想着有朝一日把她们娘仨接上山去,还没有行动呢,忽然来了一个天仙似的利贞。这个美丽的女子,比起嘉卉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想向她表白,可是嘉卉很高傲,对他连正眼都不瞧一下,却总是对着轩原抛眉弄眼,这让他心里又嫉又恨。自己在家里有妻小的事情,他索性连想都不愿意想了,一心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利贞喜欢上他。

机缘凑巧,一次他乔装打扮,进子虚县城采购东西,忽然身边的一个士兵悄悄问他:有一个发财得势的机会,他愿不愿意做?他问什么事?士兵这才告诉他:他是官府派到天行山的卧底,自己观察陆离很久了,觉得陆离可以合作,县长大人有意跟陆离畅谈一番。听了这些陆离惊出一身冷汗:自己身边有官府的卧底都不知道,哪一天不小心在睡梦中就有可能被夺去生命。

既然官府的势力这么强大,他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背靠大树好乘凉,哪一天天行山被攻陷了,自己好歹还能得以保全。这么着,他就跟着士兵悄悄进了县衙,见到了县长大人。县长大人平时威严尊贵,他这小民连见都不容易见上一面,此时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对他客气异常。仔细攀谈之后,县长对他很满意,对他的忠诚也很放心。当时县长没有多说什么,好酒好菜招待了他,又赏赐他一些银两,就打发他回去了。后来有一天,士兵悄悄告诉他,县长大人有事要见他。陆离找了借口,到了子虚县城,悄悄进了县衙。在酒桌上,县长大人和他谋划了一件事情,这件事能让他一朝成名,飞黄腾达。听了县长的计划,陆离自己也在心里合计了半天:这件事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更重要的是,自己有可能会得到利贞。

自从答应了县长之后,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后来轩原攻打子虚县城的计划也让他找到了打垮轩原的方法。虽然是一步险棋,可是万无一失啊,何况背后还有官府撑腰,这让陆离自信满满。
现在,他心满意足地躺在牢房舒适的铺盖上,头枕着被子,看到制定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他不由得心花怒放,哼起了小曲。

“陆离,陆大人,县长大人请你过去。”一个衙役进来,对他毕恭毕敬地说。
陆离爬起来,跟着衙役悄悄进了县长的后堂。里面已经坐着几位官员了,一个是县长本人,一个是主簿,一个是州里来的郭将军,另一位是?
“陆离,”县长大人叫道,“快来见过从德州来的知府蒋大人。”
陆离楞了一下,又扑通跪在地上:“见过蒋大人!”
蒋大人微笑着说:“快起来,快起来。你辛苦了。”
陆离唯唯诺诺地站起来,站在一边。
“快坐下吧,不要客气。”县长说。
陆离谢了座,就侧着身子坐下了。

蒋大人开口了:“这次你们做得很好,皇上很满意。这不,刚刚拨下一千万两银子,一是表彰我们,二来,是要我们继续努力,彻底剿灭德州各地的土匪。”
“大人?”陆离疑惑地开了口。
“别急,”蒋大人制止了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当官的不比以前了,以前想怎么贪都行,只要别让朝廷知道,现在呢?你贪的厉害了,起义军还暗杀你,真的是不好混了。”
“是啊,大人,”县长说,“我们十年寒窗为的什么?不就是想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吗?”
“不让贪,我们就想办法弄钱,眼下,各地起义军纷起,皇上忧心似焚,这不就是我们的好机会吗?皇上在这方面出手很大方。”蒋大人说。
“哈哈,说到这儿,陆离,你可立了大功,帮了我们大忙了。你放心,我们绝不会亏待你。来,来,大家喝酒!”县长举起了杯子。
“通过剿匪的名义弄钱,这一招真高!各位大人,陆离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哈哈,学着点吧。”郭将军说。
陆离痛快喝了几杯,渐渐脸热了。
只听蒋大人说道:“州里留下八百万两银子,还有其他的县呢,其余二百万两,县长大人可留下一百万两,另外一百万两给同僚们分一些,剩下的用作军费。”
“是,蒋大人。”县长大人恭敬地说。
陆离喝了酒,胆子渐渐大起来,这时也涎着脸往县长那里凑了凑。
县长警觉地问:“你有什么事?”
陆离说:“我,是不是也有——”他做出数钱的动作。
县长明白了他的意思,冷笑一声说:“陆离,不是我说你,等你出去以后,你就是起义军的领袖了,要什么有什么,你还贪心不足?”
“那些穷人能有什么钱?他们给我的,连大人们的零头都没有呢。”陆离说。
“哼!你只不过是街头上的一个好吃懒做的混混,不是我们,你能坐到这个位置?你要不想做,后面排队的人多着呢。”
“别,别,我做,我做——”

等到散了席,陆离重新被送回了牢房。
他躺在床铺上,狠狠地想:说我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混混?等到哪一天我的起义军胜利了,灭了你的子虚县城,杀你的全家,灭你的九族,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半年之后,陆离就被大张旗鼓地放出去了。
在这半年内,不时有陆离的消息从牢里被传出去,什么陆离受了严刑拷打宁死不屈了,什么陆离为改善狱友的恶劣生活条件勇敢地跟官府斗智斗勇,什么陆离拒不出卖自己的兄弟了,总之陆离的形象在人们心中越来越崇高了。等到他出狱那天,子虚县城全城人都来到县衙门口迎接他,天行山也派了士兵来接他。
人们聚集在县衙门口,齐声喊着:“陆离!陆离!陆离!”人们是如此的兴奋,如此地激动,以至于嗓子都喊哑了,一直喊到陆离被人搀着,走出县衙。

在人群的后面有一个瘦小的身影,也一直盯着县衙的门口,看到陆离走出,也激动地跟着喊起来:“陆离!陆离!”原来是扬波。
自从来到子虚县城之后,他一直隐藏在街角,不让别人认出他,对于子虚县城发生的事情,他也一直在关注着。此时看到陆离被释放出来,他也激动了一会,忽然想到自己是隐姓埋名,赶紧禁了声,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又重新隐藏了身影。

子虚城的市民把陆离接回家,休息了几天,趁人不备,把他乔装打扮了,送出城外,在那里等候的天行山的军民接住了他,带着他回山上去了。

在天行山上,所有军民情绪高涨,热情地迎接陆离的回归,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喊他“大当家的”。陆离一听慌忙推辞,可是军民们硬要他坐上第一把交椅。人们把他簇拥到议事厅,坐上了轩原平时坐的椅子。这时广志等三人也进来了,欢迎他的回来。
陆离看见他们,不好意思地说:“二哥,你看,军民们怎么这么糊涂,有二哥在,我怎么能坐到这里呢?二哥,你快来!”
广志说道:“不,不,这是你应该得的,你就不要推辞了,接受大家的好意吧。”
“这多不好意思,二哥。三哥,你来,你来!”
翰飞也推辞了他的好意。
“五弟,你——”
“你就不要推辞了。”承宇也说道。
“哎呀,哎呀,大家的厚意我真承受不起啊。也罢,我先坐着,以后决定了谁是大当家的,我再让出来。”
于是陆离成了天行山大当家的,广志和翰飞还跟原来一样不变,承宇从五当家的升至四当家的。

当晚,为了给陆离补充营养,厨房特意另做了晚餐给陆离吃。从此以后,陆离就有了自己单独的小灶,并一直保留了下来。

这天,知道陆离释放回山的利贞也回到了山上,看望陆离。自从上次在子虚县城跟广志和承宇分手之后,她这是第一次上山。看到陆离坐在轩原常做的位子上,利贞的心不由疼了一下。
陆离看到利贞非常高兴,连忙站起来,拉着她的手说:“我听广志和承宇说,当初你为了我,可出了不少力,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利贞勉强笑着说:“都是兄弟,应该的。你回来就好。”
“利贞,我希望你留在山上,你这么能干,天行山非常需要你。”陆离继续抓着她的手。
利贞想起轩原对她冰冷冷的拒绝态度,陆离却这么看重她,不由有一丝感动。她挣脱陆离的手,勉强对他笑了笑,眼圈红红地回自己常住的屋子了。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