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8日的清晨,瑞典初冬的大地上雾色蒙蒙,地平在线是一道道黑与白的风景组合。然而,就在这一天,世界各大媒体都已大量的篇幅报导了缅甸25年来最为自由和广泛的大选,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成功地得到了70%国会席次,执政党也已经公开承认败选。这就意味着缅甸军政府长达48年的极权统治要被终结,缅甸将要成为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

一幅幅缅甸人热烈欢呼、眼中充满激动、希望泪水的新闻照片传遍了全世界,如同一道美丽的色彩在全球飞扬;就连北欧的瑞典竟也在这天中午时分突然浓雾散尽,蓝天再现,阳光普照,仿佛要以这明艳的景致遥祝缅甸人民终于迎来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当全世界都聚焦在缅甸民主选举胜利的时候,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创建人和领袖、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也可说是缅甸民族最美丽的使者,毫无疑问地再次被世人瞩目、赞誉!

在全球媒体的闪光灯下,70岁的昂山素季依旧是一身傲骨、坚毅挺拔地站在民众的中间,她的丰采就犹如不凋谢的青翠松柏伫立于大地之上!虽然为了国家早日实现民主制度,她被囚禁了将近15年,沧桑的岁月使她平添了一丝苍老和几分憔悴,但她那双大而明亮的眼晴中仍然散发出睿智的光彩,特别是她的微笑,堪称得上最美丽的微笑。因为在她的笑容中,没有领袖者的傲慢;在她的笑容中,饱含着慈详、亲和、自信的真情。正是透过她的笑容,人们似乎已经感到了缅甸正在逐步地走向充满活力的未来!

这位超凡脱俗的缅甸女性,让我想到了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瑞典著名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Tomas Transtromer)的那首《树与天空》的诗:

一棵树在雨中走动,

匆匆走过我们身旁,

在这片倾洒着的灰色中,

这棵树有急事。

它从雨中汲取生命。

犹如果园里黑色的山雀。

雨歇了,

树停住了脚步。

它挺拔的躯体在晴朗的夜晚闪现,

和我们一样,它在等待着那瞬息——

当雪花在天空中绽开。

“雨水、灰色、夜和雪”岂不就是这个女人半生的写照吗?

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是缅甸独立运动的领袖。在昂山素季2岁多时遇刺身亡;因此她幼年丧父,1972年元旦,昂山素季,这位有着英国牛津大学文学学士学位的、年轻美丽的缅甸女子与牛津才子迈克·阿里斯完婚;婚后育有两个儿子。从那时起直到1988年年初,为了服侍从事研究工作的丈夫、为了尽到母亲的职责,昂山素姬献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可称得上是一位贤妻良母。然而,国家的命运注定了她必须肩负起民族的希望,成就不凡的使命。

1988年,长期执政的缅甸军政府对争取民主的示威群众进行了血腥镇压。那时,昂山素季正在仰光照顾病危的母亲。面对两百多名民众的死难、面对缅甸国土上因独裁政权所充斥的恐怖气氛,她在集会上大声疾呼“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组建了全国民主联盟,它成为了全缅最大的反对党。但她个人却被独裁者们软禁了起来,在她破旧别墅的周围全是铁丝网、荷枪实弹的士兵。作为母亲,她再也无法陪伴在儿子们的身边;作为妻子,她与丈夫再难团聚。可是昂山素季没有屈服,在《自由》一书中,她写到:“一些人改变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但国家的民主、人民有更自由的权利,在她看来不能用以暴制暴的方法来实现,因为这种方法表面上看最有效果,实际上却让自己堕落为与军政权同样的地步。所以她说:“我所表达的真正改变是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从这里我们看到这株风雨折不断的“长青树”为国家实现民主的方式给予了一个“全新的视角”:那就是要变革,就要从人更内在、更为根本的灵魂世界开始变革!

这叫人联想起圣经所说的“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翰福音16:8)。

是的,作为一名非暴力、不合作的领袖,她从没有对独裁者呐喊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是从始至终都以温和、不使用暴力的方式来抗议不义的政权;采取通过言论建议、批评、指斥政权的罪恶的行动表达不同流合污、更不合作的态度,来倡导人民享有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等神圣的权利……

这种信念让人想起《圣经》中主耶稣的教导:“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你们听过有这样的吩咐: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可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对抗。”“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

“仇恨、暴力、流血”既与神的公义相违背;也不代表着是实现民主的唯一法门。

十几年昂山素季被软禁着,过着于世隔绝的日子,但是她的心却在甘愿自我牺牲中自由地行走;她的身躯在为义受苦中变得越来越直挺!

在这位貌似瘦弱、实为坚强的女人面前,手握枪杆子的独裁者恐惧了、也被渐渐感化了、改变了……

1997年4月,出任缅甸国防军三角军区司令、2007年10月,出任军政府背景的缅甸总理、2011年2月担任总统的吴登盛,开启了缅甸正式向民主转型的节奏,就是在他执政之后,昂山素季不仅获得了完全的自由;并且在2014年10月底,为了在2015年的国会选举能平稳进行,吴登盛第一次邀请昂山素季和政府、议会、军队等各方代表共商国事。如今他以坦然的心态表示接受缅甸选举结果,向世界表明自己对缅甸实现民主无怨无悔……

“夜再深也有黎明破晓见光时;路再陡却有峰回路转喜乐歌” 昂山素季在孤寂中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雨、黑夜后,终于要和缅甸人民共同见证美好曙光升起的时刻了!

虽然昂山素季是以佛教徒的身份参与缅甸的民主政治的,但2011年6月,昂山素季在英国广播公司的一起节目中接受采访,在谈到清贫与受苦时,她说“世界上最有影响的运动之一不就是从一个牛棚开始的吗?” 在这里她所指的就是耶稣基督贫寒的降世,在中文《圣经》中,一般说的是马槽;但原文的意思并非仅仅指马的槽,也可能是牛的槽或驴的槽。在她的心目中耶稣基督的虽然清贫,但却建立了全世界伟大的耶稣基督的教会;虽然自己是自愿留在缅甸,接受政府囚禁,看起来是主动受苦的典范,但是她提到《圣经》中耶稣所喝的杯“那个钉十字架的苦杯他原本可以避开的,但是他却主动选择了”。言辞中流露着对主耶稣基督的敬仰!要知道,昂山素季在童年和少年时代所接受的都是基督教教育背景,上的都是教会学校。而她的外祖父是缅甸虔诚的基督徒,有些关于昂山素季的传记称,昂山素季曾经在她外祖父的晚年时,为他颂读缅甸语的《圣经》。

瑞典,又是夜雨蒙蒙。看缅甸的今日,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中国,

一个苦苦求索自由、民主的国度,过去有无数的人为实现这样的理想,受集权统治者的迫害献出了生命;而今天的囚牢中不仍然关押着许多为民族正义而发声的人吗?

灯光下再次翻开了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的《树与天空》,闭上眼睛,默默回味诗的意境:平凡之树在冷雨中“前行”、积蓄着生命之源;风雨无法摧毁“她”的挺拔,“她”预备在夜晚去迎接雪花的到来……

愿这些无畏于强权风雨势力的坚挺之“树”,不仅布满缅甸之国;也能在中国生长成熟,但他们不是在“枪炮”“战火硝烟”中前进,而是在主耶稣的引领下,将忍耐、宽恕、仁爱、光明的真理播撒,让中国人在心中“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使和平之君弥赛亚耶稣基督之光照亮神州,让人发自内心的转变悔改带给中国浴火重生的美好蓝天……

选自诺虹文集《丰盛人生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