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姓王,名雪笠,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雪和笠。我也用过不少笔名和马甲,最后确定下来长期使用,也是比较为大家所知道的网名,是空气。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因为我认为,空气是最最自由的物质状态,而自由恰恰是我们最最匮乏的。

今天非常感谢辛灏年老师邀请我来参加我们光复大陆的工作会议。我很荣幸能够在中华民国波澜壮阔的复兴运动中有机会贡献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也很荣幸有机会向大家汇报这些年我们在大陆的工作进展。因为时间有限,我就简单回顾一下我亲身经历的大陆民国派的成长:

我本人是2002 年的正月在陪都的蒋公官邸云岫楼,他的书桌前正式立誓,并且开始从台湾网站下载宣传资料和在网上寻觅同道。那时候大陆网络还很少谈论民国话题,到2002 年底我们才集结了五六个志趣相投的朋友,还包括两个台湾的。2003 年有了转机:上半年大纪元连载辛老师的谁是新中国,我们把安全的段落节选转载到国内论坛上,从跟帖评论当中发现越来越多的持相同观点者;下半年蒋夫人宋美龄逝世,悲恸之情,用共产党的语言描述,一大群遗老遗少都跳出来了。我们迅速形成了一个以凯迪猫眼为活动基地同时转战天涯等各大论坛的团体,天天跟毛粉打群架,我们骂他们毛粉,毛粉回敬我们叫果粉或蒋粉,我们说,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个人崇拜,就叫国粉吧,这就是国粉这个词的来历。

(2003 年,除凯迪外,还有一个国粉聚集的战史沙龙。战史沙龙以军史爱好者为主,对有多少兵这些细节都研究得一清二楚。可以说,凯迪偏重政治,战史沙龙偏重军史,‘混迹’其中的国粉,后来也都合流了。)

才开始,我们介绍百年宪政追求、五五宪草、四六宪法的理论性系列文章几乎没有阅读量,反倒招来五毛耻笑。于是我调整了战略,将三民主义分阶段解说,先花几年时间传播阻力相对较小也最容易引起大众情感共鸣的民族主义,也就是抗战内战等历史真相,以消解中共建政的合法性;再过渡到沦陷区与自由区民生的各种举例对照,即民生主义;最后深入到阻力最大也是我们最终目标的民权方面的阐述,即民权主义。2003-2004 年,借台湾大选之机,我们将民国题材的宣讲推到第一个高潮。2005 年连战回大陆,从全国赶往南京的国粉把中山陵和总统府围得水泄不通,翘首相盼。两岸关系的缓和,给了我们一点在狭缝中生长的空间,2006 年形成了还原抗战史的第二个高潮,同时我们继续通过论坛和MSN 聊天软件集结宣传人才。2006 下半年,原保钓爱国团体的一批热血青年受这些宣传的鼓舞以及来自台湾的戴平山的示范,到街头打出中华民国国旗,建立了一个命名为‘泛蓝联盟’的网站,公开成立组织,宣称网站注册用户均是组织成员。事实上大多数网站用户对‘组织’一事并不知情,还是引起了中共高度重视。加之泛蓝联盟的骨干积极参与人大竞选和维权运动,在外媒频繁亮相,没过两年便遭到残酷镇压,相继入狱。

2007 年底,我受一个朋友的户外运动QQ 群的启发,一次开设了上百个QQ 群,设置了以思想成熟度或地区分类的级别,并建议群员如法复制滚动。通过群内的日常沟通,我们得以更加高效地发现人才、调配资源、分工协作、凝聚人气。

2009 年,我们决意创建自有媒体,以便未来与官媒争锋。这一年,我们先后主办了《民国史》、《理想国》、《漏网之语》、《果敢114》等网媒。我们甚至在理想国的虚拟空间模拟民国的五院制度来选举各级版主。网站非常热火非常受欢迎,开设不到一个月就有几万注册会员,还不算不注册的访客。但很快就被黑客追击,防火墙封杀,警察上门……坚持了将近一年以后不得不关闭。

受此教训,我们领悟到没有后台的独立媒体在国内难以存活,还是得藏身官方许可的主流媒体,借别人的地盘下自己的棋。2010 年,我们开始转战新流行的社交媒体:新浪微博。2011 和2012 年,我们在微博阵地取得长足的发展,藉助其社交功能,将观念和主张从过往针对普通网民的发散性传播进一步定向传播到社会各界知名人士。有这时候类似陈永苗这样的一些人包括北洋派、联省自治派、民盟后人、以及机会主义者接触到我们的观念,也开始谈民国,而且因为他们在国内和海外掌握的媒体资源都比我们这种不能不刻意低调的团体丰富;为了避免混淆,我们从过去有意用调侃口气来模糊身份的‘国粉’正名为口号明确的‘民宪派’(取义‘民国宪政’,同时亦可解为‘民主宪政’)。‘民国宪政派’被定义为一个思想流派,其定位是:以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体,立足思想界来总结和引领‘民国热’的其他领域,譬如出版界、影视界、文化界、艺术界、服装界、建筑界、教育界…等等。

到2014 年,我们的影响已经如此之大,中共开始警觉和害怕。环球日报从去年双十节起连续发文批判国粉。他们为什么害怕?首先他们很清楚,谁是他们的天敌,谁最有资格质疑他们的合法性?其次,和以往的民运宣传不同,这次我们真正将传播的触角深入到大众,渗透到从知识分子到贩夫走卒的各个阶层,使一般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民众也对中华民国产生良好印象甚至向往;我们真正掌握了青年,说服了青年。青少年信仰青天白日者的比例越来越多,而且不问出身,大多数并不是民国后人,而是出于理性的思考选择了民国。所谓薪火相传,火种不息,光复可期!

最后,我要再次感谢辛老师,如果没有辛老师的谁是新中国一书高屋建瓴,振聋发聩,我们大陆民国热未必可以走到今天这么蓬勃的局面。甚至可以说,我们这一代年青人,从70 后到90 后到2000 后,包括我在内,无不受到辛老师的启蒙和感召!感谢辛老师和wang 博士这样的先行者!也要感谢在座的各位前辈和同仁,感谢你们一直不懈的努力。我很幸运,可以遇到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战友,在光复民国的路上,让我们齐心奋斗,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

注:本版国粉发展简史在现场演讲版的基础上做了两处修订。一是补充了战史沙龙这个在还原民国史前期起过重要作用的重要板块;二是根据汎蓝元老的回忆,将网上误传的2004 年改回为2006 年。这两点,在2 月22 日演讲后的提问中,也已经补充。

——《纵览中国》October 7,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