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会议书面发言稿

现代极权主义,是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两大思潮恶性媾合之后果,也是古代欧洲“利维坦怪兽”与亚细亚帝国的反祖现象。正在崛起凸显的共产党中国,则属吸纳了前述各种原素并榨取了中国人血泪和全球化红利的集大成极权帝国。

20世纪一大教训是,在纳粹德国、苏维埃俄国和赤色中国的邪恶尚未酿成浩劫前,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三名暴君的本性没有被及早戡破并被强力遏止(德国7000名谋刺希特勒人士,是在战争失利后才采取行动,苏联和中国则几乎没有直接针对斯大林和毛泽东个人的言行)。

薄熙来曾用两句话概括他在重庆的施政纲领:成后来居上之事,需非同寻常之举。近四年来,习近平全部作为,亦可如是观。习近平有备而来,对内厉行专制,对外渗透、扩张。清党、肃贪、强军、钳制民间,习近平集团利用全球化和世界市场空间,911后伊斯兰-阿拉伯世界与西方世界之冲突及美欧国家的罅隙,正重建北京-莫斯科轴心,以亚投行、一带一路、远交近攻,分化瓦解,实行全球战略布局;同时强化共产党意识形态,煽动民族主义,推行国家主义,展开全球思想渗透。其处心积虑之深广、来势之迅猛、规模之庞大,史无前例。——一个东方大帝国正在挑战并颠覆既有世界秩序

当然遇到各种阻抗、风险、危机,包括习近平个人失算与舛误,但共产党中国取代纳粹德国和红色苏俄,对人类文明构成21世纪之新威胁新挑战,已成不争之势。2015年元旦,《人民日报》在其《新年献词》中引用列宁和毛泽东指出: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其实是秦城薄熙来和中南海习近平共同的心声。

致力于自由民主的中国人,向来低估了中共统治集团。毛泽东在饿殍遍野、冤魂弥天的时代,就四处输出革命,鼓动战争,全然不顾国际视听;邓小平断然镇压人民和平请愿,依旧全然不顾国际谴责与制裁。习近平掌控空前权力与金钱,统治14亿人民,外有大大小小的国际扈从和绥靖成癖的西方政客,为其“中国梦”做注疏、填充。一个红色大帝国,从秦始皇到毛泽东梦寐以求的“愿景”,分明已由习近平继承、光大。

如果习近平按其意图成功召开中共十九大,他就更不会改弦更张而将变本加厉。未来五年、十年乃至更长时段,一个掌握了几乎无穷资源的新独裁者,他的心气、能量和手法将与日俱增,中国就是习近平一人说了算的21世纪的大版“1984”,中国社会就升级为一个军国-意识形态共同体,世界就面临一个马克思加列宁斯大林、秦始皇成吉思汗明太祖加毛泽东的东西方集大成暴政,持续两千余年的亚细亚大帝国就会借屍还魂东山再起。如果出现这种局面,习近平未来无论得逞还是衰败,中国和世界付出的代价都将极为巨大。“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之于今日中国,就是遏止习近平将中国和世界推进覆灭的势头。

人类挣脱列宁斯大林强加于俄国的苏维埃邪性帝国,历经曲折。现在轮到北京继莫斯科之后成为世界的沉重负担,——情势更为凶险危殆。中西方历史与文明正面融合的中华民国遭黄俄中共犁庭扫穴的摧折,后果已经凸显:在毛泽东复辟秦始皇帝制、邓小平以韬光养晦之术维系红色政权后,习近平们正全力巩固并扩张其帝国基业,一个空前骄狂且狡诈的东方利维坦正困扰全球化时代,给21世纪的人类命运投下巨大阴影。

两次大战、冷战、基督教-犹太世界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地缘-宗教冲突以及当代伟大政治领袖的缺席,致使西方社会弊端纷起、危机不浅。北京新统治者利用各种可乘之机四面出手,占据世界性战略要津,赎买、扶持各式专制政权,在西方薄弱处引发事变,筹谋在不会遭到强力抵禦的地方突启战端,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此意义上,北京政权已经成为世界的专制堡垒和战源中心。

苏联帝国兴亡,固然与西方自由民主价值的普及有关,但俄国人民持续抗争帝国的伟大传统却是更深刻的内在原因。由于历史、地缘、文化的隔膜,西方对红色中国的认识远不及对俄国的洞悉,至今无法辨析、更无力消解“马克思加秦始皇”的红色中华帝国。因此,历史的逻辑只能在中国人求取自由的努力中展开。在此意义上,中国建立现代宪政国家的事业,不仅涉及自身命运,而且攸关人类未来,从而天赋一种世界意义。

专制政权尚有改良可能,独裁统治则是以剥夺全体人民的自由意志和选择权利为前提。所以,遏止习近平成为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独裁者,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解决这一主要矛盾,应是中国化除帝国危机、实现现代转圜不能避免的议题,也是国家转型中历史成本和人民代价最低的选择。如果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蒋中正扣押毛泽东,中国人民付出的代价怎么也不会超过1949年后毛泽东统治中国的血腥记录。

殷鉴不远,无论中国问题多么复杂、经纬万端而任重道远,限制、阻遏习近平独裁权力的膨胀,当是经受了血海骨嶽浩劫的中国人当仁不让的责任。

诗圣杜甫早已告诫: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茍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高踞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帝国“元首”一但失去其基座,帝国就如危岩枯树,树倒猢狲散。此乃沉痛的历史教训和至为简单的政治智慧。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着明也!那些期待习近平效法蒋经国,幻想“党主立宪”的人们,何不起而行事。即使为文发言,也应目标高远,取义着明。

——《纵览中国》October 8,2016

By editor